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重逢之前】

希比莉娅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深秋的风刚好带走最后最后一片叶子。
林地里空旷而冷寂,她避让着只剩枝桠的树木向前走。帽檐有些遮挡视线,但她微微低头,并没有去扶。
“这个地方太冷了希比莉娅,太冷了真的。我们究竟为什么来这儿——哦抱歉我是不是挡你眼睛了?”
“没关系。”
“所以我们来这鬼地方的目的呢?你可别告诉我你是来见你远在异国多年未见的老相好,他会觉得自己喜当爹的。哦太冷了,我想我需要一间温暖的房间和一个烧得正旺的火炉。”
“你可以闭嘴了吗?”希比莉娅停下了脚步。
一直戴在她头上喋喋不休的礼帽灵巧地飞了出去,警觉地问:“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希比莉娅抬起头——她今天没扎头发,橙黄的头发披在肩上,被细碎的阳光染上一层金——而此时此刻她完全没有享受阳光的兴致,她有些忍无可忍地看着漂浮在眼前的宽沿礼帽,出声道:“我也想有一个烧得正旺的火炉,然后把你塞进去。”
礼帽在半空中晃了晃,摇摆着又落回她的头顶,小声嘟囔着:“你要是真找着了把我塞进去也无所谓,你看连阳光晒着都暖和不起来……”
希比莉娅笑了笑,重新迈开步子,有些愉悦地开口:“这林子深处有个房子,是我的。你猜我当初装修的时候有没有装火炉?”

这个房子希比莉娅有几年没来了,但屋中摆设还和以前一样,只是积了一层灰,简单打扫一下就能住。她很喜欢这个房子里唯一的一扇窗户,窗框上有复古的雕花,总能把林间的景色框成一幅油画。
当然,伽马——她的那顶礼帽——坚持认为这个买房子的原因暴露了她是个有中世纪情怀的老女人。
希比莉娅听完笑而不语,封印了伽马一个星期的魔力。

炉火烧得确实很旺,刚刚差点被塞进火堆的伽马待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希比莉娅坐在它对面,在裙子上摊开了一本旧书。
“能别装文艺范了吗?”伽马瞟了一眼那本旧书,“你能给我讲讲你为啥要来这儿吗?”
“来见老相好啊。”
“呸,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什么老相好。”
希比莉娅合上书,向后靠在沙发背上,有些懒洋洋地问:“你还记得傀罹吗?”
“呃……是那个人带回法会的孤儿吧,前几年叛离法会,你不是还暗中帮她来着?”
“是啊,”希比莉娅笑了,“那么可爱的孩子,不想看她太艰难。”
“能用‘可爱’来形容她的,可能只有你一个人……”

希比莉娅也没法解释自己为什么用“可爱”这个词。她活了很多年,去了很多地方,见过很多可以称之为“可爱”的女孩子。她们有的喜欢穿碎花的连衣裙,有的喜欢穿衬衫和风衣;有愿意与她拥抱的,也有扭头跑开不理会她的。但没有任何一个和傀罹一样,第一次见面就让她印象深刻的。
“她那时候个子还很矮,跟在那个男人后面。”
女孩抱着与她毫不相称的黑色长刀,面无表情跟随男人走进大殿,与希比莉娅视线对上的时候眼里却突然露出了笑意,在她面前轻声而恭敬地喊了一声“祭司”。
“我那时真是很惊讶。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孩子,瞬间就可以把眼底的冷淡都藏起来。”
女孩很有天赋,没过多久就在法会里有了名气。希比莉娅常常看见她与法会中的各种人说笑,只是很难从她的表情里辨别她是真心还是假意。

希比莉娅和她在法会时并没有多少交集,连话也没说过几句。直到希比莉娅要离开法会,看见她抱着刀倚在门边,像是在等她一样。
路过她身边时,希比莉娅没忍住问了一句:“我可以和你拥抱一下吗?”
她有些疑惑的看了希比莉娅一眼,随即露出了希比莉娅熟悉的那个笑容,她说:“不可以,希比莉娅祭司。”

“真奇怪,我就喜欢她这个样子。现在想想,她是不是很介意‘祭司’这个身份呢?”希比莉娅露出了怀念的表情,在她十二三岁的面容上平添了几分违和的沧桑感。
“那你现在又回来找她干什么……”伽马有气无力地问,它觉得用一张十二三岁的脸说出怀念过去的话实在是很惊悚,它忍了又忍,最终还是强调了一句:“请你换一个表情吧,不要强行提醒我你的真实年龄。”
然而出乎意料的,希比莉娅并没有出声反驳,她沉默了一下,说道:“我确实活了很多年,看她从一个小孩子成长到现在,我从来都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现在她离开了法会,我也离开了法会,我们都有了新的身份,那我为何不能重新出现在她面前呢?不然我的人生也太无趣啦。”希比莉娅望着壁炉,她海蓝色的眼睛里跳动着火焰。“而她想做什么我都会帮她,哪怕是她想在这片土地上点亮新的火光。”
“不过——”希比莉娅故作沮丧地撇嘴,说:“我这副样子她肯定不认识我了。”
“你可以说你是她失散多年的的妹妹。”
“你别逼我把你扔进火堆。”
“不然呢?你现在就像流落到穷苦之地的未成年公主。”
希比莉娅笑起来,说:“这是个好主意,见面的时候我要叫她‘傀卿’,你说怎么才能吓她一跳?”
伽马抖了抖,受不了地开口:“你什么多余的都不用做,你这样出现就能吓她一跳——一个有中世纪情怀的老女人顶着一张萝莉脸,开口叫她‘傀卿’……”
“我房间了除了有火炉,还有园艺剪。”
“你离我远点!!”

炉火还旺,有火星不是发出爆裂的声响。屋外的风更冷了,不久之后,大概会有乌云蔽日,这个秋天不会再平静下去。
傀罹将完成任务的第五烨赶进屋子;
希比莉娅想法设法的要把伽马钉在墙上。
风雨将至,而她们还未重逢。

【END】
2015.10.5

评论
热度(1)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