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虽然很粗糙,但是真情实感。几个片段都想了很久。
希望有一天能给予他爱和光明。

我也曾经记录过,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

【七年之痒】
有朝一日啊…我也能享受到被屏的待遇。
立夏的段子。

觉得今年可能写不了比较完整的文了orz

都二月了,再不写文,就是狗!!

——————


汪汪汪

【欢迎光临】


1.
“哎,你知道街口新开的那家咖啡店吗?”
“不知道。”第五烨趴在桌子上,把验算纸上的结果往卷子上誊,最后一笔写得有些用力,险些把纸划破。
“放学去看看吧?听说是个女仆咖啡屋。”同桌撑着头说。
在第五烨眼里他的表情都超出了猥琐的范围,于是他敲了敲对方的桌子,说:“还有三分钟交卷。”
“卧槽?给我抄抄!”
“虽然我愿意借,但我还是要告诉你老师看到你了。”

快下课了,班级里开始有嘈杂的说话声,大家互相询问着课堂测试的答案,前后左右确定选择题的选项。而第五烨在一片兵荒马乱中发呆,他望向窗外,只能看到夕阳中的各种房顶。
这样的生活也确实会让人烦躁,他用胳膊肘戳了戳同桌,说:“放学去咖啡屋吧。”
站在这家新开的...

【最冷一天】


这是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第五烨走进白茫茫的山林里,寒风卷着雪片刮在他的头上和脸上,像是要把他吹透一样。
但第五烨没有瑟缩一下,他眯了眯眼睛,在漫天风雪中辨认着方向,顶着冷风一步步往前走。
山林的风声呜呜地呼号着,几乎可以掩盖其他一切微小的声音,第五烨却听见了风中极轻的异动,他迅速侧过身子,一枚精致的铁镖就撞在了他的锁链上。
他来不及细看,更多的暗器已经迎面而来。铁链和暗器缠绕在一起,第五烨一边挡着,一边凝神环视四周。
掷镖的人应该是在不断移动的,凭第五烨的听力却听不出他踩在地上或树枝上的声响。
况且暗器的运用,不在数量多少而在技巧精妙,这人每一镖的角度都很刁钻,几乎次次都冲着空门和死穴而来,绝对能算是高...

十二月写了,等本到手再发……

【此去经年】

*给朋友的生贺
*觉得自己有一百年没写过bg了…

陆知酒十岁的时候,师父突然又给她收了个师弟。
她最讨厌应付小孩儿,和自己同龄的也不行,何况是比自己小的。当时她就和师父说:“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师父笑呵呵地打圆场:“你还没见着他,怎么就知道自己不喜欢他?”
还喜欢他,陆知酒一枪戳进木桩里,心想我不打死他就不错了。

后来还是见着了,在演武场。陆知酒在练骑射,一个男孩就在校场边上看着她。她撇撇嘴,拉了满弓,箭矢破空而去,正中靶心。
她打马过去,男孩就仰起头来看着她,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腰背挺得笔直,声音清亮亮地叫她:“师姐。”
陆知酒板着脸,问他:“叫什么?几岁?”
“杨安远,九岁。”
“天策府不比别的地...

【Anniversary】


“生日快乐!”零点一过,弗洛斯最先蹦起来,撒了第五烨一头的花瓣。
坐在桌子一头的第五烨一边往下扫花瓣,一边说:“谢谢……”
“好歹再高兴一点儿吧!忒莲还给你做了花环哦,被公主亲手戴花环是你的荣幸!”弗洛斯拉着忒莲,忒莲手上确实拿着一个精致的花环。
第五烨有些难为情,他说:“要不花环还是…算了吧?”
“什么叫算了怎么就算了我要打你了!!”
弗洛斯气得耳朵都支楞起来,被忒莲拉着安抚地揉了头。
然后她对着第五烨笑了笑,手上比着:「生日礼物」
第五烨只好微微低头,让忒莲把花环戴到了自己头上。
“咳,好了,其他生日礼物一会儿再送。”傀罹举起酒杯,笑着说:“那我们一起祝第五烨生日快乐。”
大家纷纷举起杯子,第五烨犹豫了一下...

1 / 7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