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存档

p1送亲儿子坐牢
p2课堂练习作业

【江湖夜雨】


“掌柜的,来壶茶。”
在柜台后面打瞌睡的掌柜闻声抬起了头,看到已经坐在桌旁的人摘下了斗笠,正在解身上的蓑衣。
掌柜望了望门外,秋雨仍旧下个不停,甚至有越下越大的趋势。他亲自沏了壶茶,给店里唯一的客人端到了桌上。
那人冲他笑笑,掌柜才看出是个约莫三十多岁的男子,穿一身深蓝色劲装,一把旧布裹缠着的佩剑倚在桌旁,还在往地上滴水。
“掌柜的,”那人喝过茶,开口问道:“云州平日里也没什么人么?”
“嗨,”掌柜的笑了:“客官头回来这儿吧,云州都是边城了,能热闹到哪儿去?不过也不至于没人,今天雨大,没事谁出来啊。”
“那……掌柜的在云州听没听说过,‘千面公子’的名号?”
此话一出,四周仿佛安静下来,连门外淅淅沥沥的雨声都...

刺客pa存档

【上弦月】


七月初七,是乞巧节。
凉州不比京城与江南之地,这样的节日里也很少听见什么温香软语。凉州的女儿家表白心意,都带着些风沙里的豪情。酒肆中的胡姬就更热情奔放,喝过酒便舞,舞累了便跌进哪位公子的怀里,勾得人神魂颠倒。
但座下的公子中有一位却是谁也不敢招惹的,即使他此刻摇着折扇,脸上还有盈盈笑意,自是整个酒肆里最风流潇洒的人——凉州城无人不识无人不晓的孙公子。
孙公子的手段什么样,大家心里都明明白白,前一刻对你笑,下一刻就要你死。但就算懂这些道理,也还是有人按着心头的那点畏惧送他东西——刺绣的手帕,精巧的香囊,各种信物摆在他手边,占了小半张桌子。
孙公子不置可否,既没有拒绝,也没有回应。伤漂亮姑娘的心是罪过,这...

虽然很粗糙,但是真情实感。几个片段都想了很久。
希望有一天能给予他爱和光明。

我也曾经记录过,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

【七年之痒】
有朝一日啊…我也能享受到被屏的待遇。
立夏的段子。

觉得今年可能写不了比较完整的文了orz

都二月了,再不写文,就是狗!!

——————


汪汪汪

【欢迎光临】


1.
“哎,你知道街口新开的那家咖啡店吗?”
“不知道。”第五烨趴在桌子上,把验算纸上的结果往卷子上誊,最后一笔写得有些用力,险些把纸划破。
“放学去看看吧?听说是个女仆咖啡屋。”同桌撑着头说。
在第五烨眼里他的表情都超出了猥琐的范围,于是他敲了敲对方的桌子,说:“还有三分钟交卷。”
“卧槽?给我抄抄!”
“虽然我愿意借,但我还是要告诉你老师看到你了。”

快下课了,班级里开始有嘈杂的说话声,大家互相询问着课堂测试的答案,前后左右确定选择题的选项。而第五烨在一片兵荒马乱中发呆,他望向窗外,只能看到夕阳中的各种房顶。
这样的生活也确实会让人烦躁,他用胳膊肘戳了戳同桌,说:“放学去咖啡屋吧。”
站在这家新开的...

1 / 8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