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哎我真的是,还是很喜欢他啊。

【此去经年】

*给朋友的生贺
*觉得自己有一百年没写过bg了…

陆知酒十岁的时候,师父突然又给她收了个师弟。
她最讨厌应付小孩儿,和自己同龄的也不行,何况是比自己小的。当时她就和师父说:“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师父笑呵呵地打圆场:“你还没见着他,怎么就知道自己不喜欢他?”
还喜欢他,陆知酒一枪戳进木桩里,心想我不打死他就不错了。

后来还是见着了,在演武场。陆知酒在练骑射,一个男孩就在校场边上看着她。她撇撇嘴,拉了满弓,箭矢破空而去,正中靶心。
她打马过去,男孩就仰起头来看着她,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腰背挺得笔直,声音清亮亮地叫她:“师姐。”
陆知酒板着脸,问他:“叫什么?几岁?”
“杨安远,九岁。”
“天策府不比别的地...

【Anniversary】


“生日快乐!”零点一过,弗洛斯最先蹦起来,撒了第五烨一头的花瓣。
坐在桌子一头的第五烨一边往下扫花瓣,一边说:“谢谢……”
“好歹再高兴一点儿吧!忒莲还给你做了花环哦,被公主亲手戴花环是你的荣幸!”弗洛斯拉着忒莲,忒莲手上确实拿着一个精致的花环。
第五烨有些难为情,他说:“要不花环还是…算了吧?”
“什么叫算了怎么就算了我要打你了!!”
弗洛斯气得耳朵都支楞起来,被忒莲拉着安抚地揉了头。
然后她对着第五烨笑了笑,手上比着:「生日礼物」
第五烨只好微微低头,让忒莲把花环戴到了自己头上。
“咳,好了,其他生日礼物一会儿再送。”傀罹举起酒杯,笑着说:“那我们一起祝第五烨生日快乐。”
大家纷纷举起杯子,第五烨犹豫了一下...

【盛夏】


孙殁走出考场,外面依然是阴天。
他回头望了望陆续走出考生的教学楼,孙殣在顶楼,要出来还得等一会儿。
他低头刷了刷手机,信号屏蔽已经解除了,空间和微博里都是一片欢呼解放的声音。他还没想好发点什么,一滴雨滴“啪”地落在了他脸上。
他下意识抬头,恰好看到孙殣从嘈杂的人群中向他走过来。

“走吧。”孙殣摘下眼镜,收进眼镜盒里。雨几乎是瞬间就大起来,他们躲在门洞里,孙殁去翻孙殣的单肩包,掏出一把折叠伞。他把伞撑起来,两个人并肩走出去,夏季的雨砸着漆黑的伞面,雨水顺着伞骨接连不断地坠落,即使是打着伞,两个人的胳膊也湿了一片。孙殁念叨着:“我早就和你说要下雨,也不知道每年高考都下雨是什么玄学,你怎么不带两把伞?”...

【一个伪刑侦paro】

*剧情极其不合理。

“我觉得…这样还是太危险了。”
“嘘——”孙殁回头瞪了第五烨一眼,压低声音道:“就你事多,不然你回去。”
第五烨只好闭嘴,孙殁戴好帽子和口罩,接过第五烨递来的手套,低声嘱咐;“你就在这儿等着,注意安全,有情况随时通知我。”
“你还是多担心担心你自己吧。”第五烨挥挥手,心想谁有情况还不一定呢。
孙殁四周看了一圈,闪身进了破旧的单元门。

“一组已就位。”
“二组已就位。”
傀罹放下对讲机,拿着扩音器出了警车,冲楼里喊到:“车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要确定人质的安全。”
劫匪的枪顶着人质的头露出了门口,又马上将人拽了回去,大声说:“让你们的人继续往后撤,把车开到门口来。...

有个地方多打了个字,但是也不打tag就这样吧…

没头没尾

【策毒】【想不出标题】

一、
“两位客官里边请,先小坐一会儿,我叫伙计收拾两间房出来。”客栈的掌柜将走至店门的两人迎了进来,小二立刻端上一壶新沏的茶。
走前头先进来的青年穿着苗疆的服饰,一头长发披着,身上的银饰晃起来叮当响。最惹眼的还是他腰间那一支精致的虫笛,任谁也能一眼看出这是南疆五毒教的人了。
所以掌柜的才亲自来迎,面上虽是笑脸,心里却忐忑不安,生怕哪句话说错了要遭殃。
在后面跟着进来的是个高个子的男人,穿着一身灰袍,头上戴着斗笠,脸上还蒙了面巾,看不出什么样子。
苗疆的青年坐下来,很和气的说:“有劳店家,我们要一间房就可以了。”
“这......”掌柜的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回道:“小店床窄,怕是两位客官睡不下。”
“无妨。...

听了一上午古龙群侠传…摸个藏花的段子

1 / 6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