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心火·上】

第五烨睁开眼睛的时候,整个屋子都笼罩在昏暗的蓝色中。
那是他房间窗帘的颜色。第五烨坐起身揉揉眼睛,看见窗帘的缝隙中投出一束白光。
——天亮了。

昨天晚上他睡得很安稳,起床的瞬间却有种莫名的不安。第五烨的第六感总是很准,但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不安的感觉了。这种感觉就像……就像是他走到枯井前的那个下午。
难道我又回去了么……
第五烨拉开窗帘,清晨的阳光洒进来,明晃晃的。他眯眯眼,看见窗外的孙殣正背对着他做引体向上。
第五烨耸耸肩,洗把脸出了房门。

“殣哥早。”第五烨打招呼。
孙殣从单杠上下来,走到打哈欠的第五烨的面前,伸手捋了把第五烨乱翘的头发,微笑道:“早上好。”
第五烨愣在原地,盯着孙殣看了半天。
“怎么了?”孙殣被他盯得有些疑惑,“不认识我了?”
“……没。”第五烨又揉揉眼睛,说:“没睡醒。”
孙殣笑了,说:“去吃饭吧。”

不对劲,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劲。
他知道孙殣是个什么样的人——寡言少语,常年面无表情。
但是带给他违和感的却并不是孙殣今天这副笑起来春风拂面,说起话来温和体贴的样子。
他甚至不太认为这是什么灵魂互换,性格翻转的戏码。
早上他盯着孙殣金色的眼睛看得那几秒钟,他心里就结结实实的下了结论,这就是孙殣。
那是哪里出了问题?
第五烨喝着粥,心里翻来覆去地琢磨着。

“你还要一碗吗?”
第五烨抬起头,云汲正站在桌子的另一边,手里端着一锅粥。
“不要了,谢谢。”
云汲对他笑了一下,转身走了。第五烨顺着她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傀罹正在和希比莉娅说话,说着说着就拔出了刀把那顶会说话的帽子钉在了墙上;忒莲和弗洛丝坐在长桌的另一头,弗洛丝张牙舞爪的样子让人担心她会跳上桌子。
第五烨手里的勺子一下一下地戳着粥碗,还是想不明白。
突然有人按住了他的右手,第五烨心里咯噔一跳,下意识猛地挣脱,转身一掌劈了出去。
孙殣握住了第五烨的手腕,面上有些诧异,问道:“你怎么了?”
“没……没事。”第五烨收回手,尴尬道:“条件反射。”
“条件反射地想杀了我?”
“啊?”
“吃饱了就别祸害粮食,”孙殣抱着手臂笑起来,换了个话题:“你进步挺大的,一会儿要过过招吗?”
第五烨看着孙殣的笑脸就有点恍惚,但转念一想,过过招也没什么坏处,说不定还能发现点什么。
于是他说:“可以啊。”

他们住的地方后面有一处山谷,第五烨常去那里训练。山上有些整齐的大块岩石已经坑坑洼洼,全是他砸出来的。
孙殣倒是不怎么往山上来,但这会儿四处一打量已经能看出不少事情。“我以前还真没想过你这么认真。”他手上凝出了一把短刀,笑着开口:“来吧。”
孙殣让了个先手,第五烨也不在这事上跟他客气。第五烨手上一动,孙殣脚边的土地微微震颤,几根黑色的链条随即破土而出,旋转着绞住了他的小腿。
崩出来的砂石尘土都弥漫起来,而孙殣一动没动。
第五烨极短的与孙殣对视一眼,没近身过去,右手的链条抡出去,在空气中带出呼呼的声响。他左手探到自己的腿侧——随即便愣住了。
那里什么也没有,而他一瞬间有些不明白自己这个下意识的动作是要做什么。
这一愣神的时间里,锁链已经挥到了孙殣面前。孙殣短匕换长刀,金属碰撞,在刀刃处划出零星的火光。铁链顺着惯性绕住了刀身,孙殣猛得一拉,不远的第五烨被拽了一个趔趄。
他松开刀柄,伸手握住链条再次发力。第五烨也不让,顺着力向他冲过去。
转眼之间两人已经是面对面,第五烨将铁链在手上缠了两圈,朝孙殣头上砸去。
脚上束缚未破,左右空间不够。第五烨心想,笼中之鸟,这水放得也太大。
咫尺的距离,孙殣笑着眯缝了一下眼睛。
下一秒孙殣松开锁链,膝盖猛地一抬,顶到了第五烨肚子上。第五烨在那一刻疼得大脑都空白了,他往下瞥了一眼,孙殣的腿上还缠着沉重的链条,但是那些链条已经被他生生带着拔出了土地。
还没等第五烨再次反应,那条缠着铁链的,却依旧灵活有力的腿就踢到了他身上。

第五烨被踹飞出去,随即而来的还有几柄迅疾的小刀,贴着他脖颈的皮肤擦过去,那种冰凉的感觉激得他身上起了鸡皮疙瘩,冷汗顺着后背流下去。
他倒在地上,身上仿佛已经七零八落,又侧头看了眼钉在旁边的小刀,都是没开刃的。
我靠,第五烨恨得直挫牙,这就是孙殣没跑了,管他是哭是笑,就他妈他能干出这种事来。

“你说你觉得我今天不对劲?”孙殣有些惊讶,“那我应该什么样?”
“……沉默寡言,面冷心不热……”第五烨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说着说着又烦躁地拨了拨头发,“也不对,我觉得你除了表情和我认知的不一样,别的也没什么区别。就是本质都是一样的,一个冷面修罗,一个笑面杀手。”
孙殣轻声笑了笑,说:“这样啊。那就没什么了。庄周梦蝶,谁知道哪个是假的呢,或者说都是真的吧。”
第五烨有些受不了地看了他一眼,说:“不行,我还是更喜欢懒得说话的你。”
“你和我认知的也不太一样。”孙殣突然说到。
“嗯??”这回轮到第五烨惊讶了,“我哪里不一样?”
“你刚接触这种力量一个月,虽然勤能补拙,但我还是不认为一个月你可以达到现在这种程度。”孙殣没有再笑,认真说话地样子和第五烨印象中的那个终于有些重合了,“况且这一个月法会动作不少,我也没闲着,平时没管过你。”
“看你今天的表现,我觉得,你似乎是经过了什么系统地训练,不可能是自学成才。”
“你刚才有一瞬间的愣神,也让我疑惑。那确实存在一个出手的机会,当时你在想什么?”
“简而言之,你有自己拜过师父吗?”

第五烨脑中嗡嗡作响,他全身都燥热起来,仿佛有什么被他遗忘的东西正叫嚣着冲出来,那是真相与破局的关键。
庄周梦蝶。
他突然抓住了孙殣的这句话,全身的血液又忽地冷了下去。
半晌,第五烨平静地,一字一句地问道:“殣哥,你知道孙殁吗?”

第五烨睁开眼,偌大的山洞里法阵亮着幽暗的光。
他身上很多伤口,手臂上的血顺着指尖落在地面的水坑里,发出了“嘀嗒”一声。
几个法师在他对面看着他,脸上的惊慌压都压不住。
第五烨突然就有点不耐烦,他翻过手掌,不知从哪里来的黑色链条从他身边如风般卷出,瞬间就裹缠住对面的法师。
骨骼断裂的咔咔声被回音放大,痛苦的呻吟此起彼伏。
第五烨左手探向自己的腿侧——那里绑着一排毒镖。
他只留了一个人,第五烨走到他面前,说:“让罗子藤来,他不会以为就这么个法阵和几个法师就能拦住我吧?”
骨头都碎了的法师嗓子里呜咽着,他的皮肤上突然现出无数青色的血管,像是爬满了藤蔓。
第五烨挑了挑眉。
他转过身去。
灼人的热浪正扑面而来。

【tb不知道有没有c】

第五呀,虽然干妈让你挨了踹,但是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此文名为《如何以官方的名义ooc》
下次一定要写小清新,要写谈恋爱,唉。

2016.11.14


评论
热度(1)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