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不知道起啥名#
警戒线里人声嘈杂,来来往往的警务人员从卫应岚旁边走过,谁都没有空分神看这个孩子一眼。
这是卫应岚第五次来这样的现场,他的围巾将他半张脸遮起来,只露了两只眼睛。黑色的夹克衫对于这个冬天来说太单薄了些,但是卫应岚将手揣在外衣兜里,很安静的站在凛冽的寒风中。
直到那些人准备将尸体抬走,他才走过去,向那个发号施令的警官问:“死因是什么?”
“什么?”男人不耐烦的向下瞄了他一眼,“被人勒死的,小孩子走远点,不要妨碍工作。”
卫应岚却蹲了下来,掰过担架上尸体的手看了一眼,捏了捏尸体的小臂,从下到上审视一遍,最终视线定在尸体的头上。
他站起身,淡淡回应:“是铊中毒。”
“他中毒?”男人愣了一下,随即皱着眉头拉开卫应岚,“小孩子快滚吧,这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但卫应岚没有动,他的声音不大也不小,语调不带一点起伏,继续说着:“指甲带有米氏线,肌肉轻微萎缩,毛发脱落,应该是吸入含铊化合物粉尘……”
后面的男人猛地推了他的肩膀,卫应岚一个踉跄,却并没有摔倒——他被男人揪着领子提了起来,两只脚甚至沾不到地。
男人的手臂上的肌肉紧紧绷了起来,额上也隐约可见那些因为愤怒而爆出的青筋,他呼出混浊的气息,咬牙切齿地瞪着卫应岚,说道:“你以为你在哪里?你是小孩子我就不会揍你吗?”
卫应岚抬起眼睛与男人对视,只是一眼,身材魁梧男人瞬间觉得自己的心脏擂鼓般快速跳动起来。
一双充满死寂的眼睛。
那不是这个年纪应有的眼神,可男孩确确实实只有12岁。
男人向地上啐了一口,说:“这个城市里谁有钱谁说话,你以为自己才华出众,其实狗屁不是。”
“呵,”卫应岚突然笑了,隔着厚围巾,他的声音闷闷地传出来,男人不自觉的抖了一下,觉得一盆冰水兜头而下,噬骨凉意爬满身体每一个角落。
卫应岚伸出手,轻轻去拍那只正举着他的胳膊,仿佛示意男人放手。
男人的表情有些扭曲可怖,他放下手向后跌去,那只曾经肌肉结实的胳膊正发黑萎缩。
人生真是无趣啊。卫应岚想着。
他走过去,从夹克的内兜里掏出了一沓高额钞票,拍了拍男人痛苦的脸。
这个时候,他眼睛里仿佛才有了孩童拥有的,恶作剧得逞般的灵动。
他轻声说,“你看,我有钱啊。”

【END】
此文又名,一个化学生的自我修养。
卫•应•少年老成•有钱任性•化学天才•岚,儿时篇已完成。
不管有什么bug都别来找我【。



评论
热度(1)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