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末班车#


今天是圣瓦伦丁节。
忒莲安静地坐在会议桌的主位上,听旁边的人吵的不可开交。
她经常参加这样的会议,但她不需要发表任何意见,执政大臣只要求她会后点个头。忒莲在这一方面做到了极致,每场会议她都可以端端正正坐满两小时,表情认真,点头点的像是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可是今天……她有点心不在焉了。
她的手在桌子下轻微扯着裙摆,期盼会议快点结束。

忒莲没有听说过圣瓦伦丁节,她还没有出过宫殿,宫殿里的人们不过这个节日。
所以弗洛丝手舞足蹈地向她描述的时候她有些心动,又有些不敢相信。
讲得口干舌燥的弗洛丝坐下来,柔软的草地上铺满了阳光,在忒莲耳边小声和她说话:“你想离开这里吗?没准下个圣瓦伦丁节的时候就有一个王子来接你,他的马车上插满了玫瑰花,车里罗列着一盒盒精致的巧克力,然后跪在你面前说‘嫁给我吧公主!’”
忒莲眨眨眼,拿起她的本子写了两个字——“瞎扯”
“哈哈哈哈哈哈,”弗洛丝忍不住笑起来,顺势扑过去抱住忒莲在她身上蹭,“对,就是瞎扯,我是不会同意的。”

而现在,忒莲不期待玫瑰花马车也不想要巧克力,她已经一个下午没有见到弗洛丝了。
她有些出神,旁边的大臣出声提醒她:“公主?”忒莲慌忙松开扯着裙摆的手,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她走出会议厅的大门,觉得此刻已经是傍晚了,还有些夕阳的残光打在脸上,让人有暖洋洋的错觉。
没有马车来接她走。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离开这里。
可真的有马蹄声由远及近,那马嘶鸣着停在她身边,马上的人向她伸出手。忒莲拽住人的手上了马,气愤的回身蹂躏了弗洛丝软软的耳朵,报复她一下午失踪。但是弗洛丝罕见的没有反抗,她把一个精致的盒子塞到了忒莲的手里,两臂环过她扬起了缰绳——
“我可是你的末班车呀,公主。”

END

果然还是过了零点orz
写的牛头不对马嘴将就着看吧

评论
热度(1)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