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共婵娟】


中午十二点,杨泽才从公司的办公大楼里走出来。今天员工基本都放假了,除了他大概只有门口的保安还没走,杨泽走的时候还特地去说了声中秋快乐。
站在停车场入口处杨泽有些纠结。
正犹豫着,电话就响了。他接起来,黑沚莫在那边问:“下班了吗?”
杨泽说:“下了,正要过去。”
黑沚莫说:“那快点。”
杨泽顿了下,问:“我开车吗?要不坐公交车过去?”
黑沚莫笑了,说:“你还是开车吧,一杯倒喝酒有什么用。让宋睿替你喝。”
杨泽说:“行,用我带点什么过去吗,月饼?”
黑沚莫说:“人来就行了,我家最不缺的就是月饼。”

杨泽一进门,就明白了黑沚莫说不缺月饼的意思。餐桌挪到了客厅,桌上的烤盘里放着各式各样的月饼,不同花纹不同馅料,还冒着热气,整间屋子都萦绕着烘焙点心的香味。
“小吕还真是什么都会做。”杨泽换了鞋,笑着对给他开门的宋睿说:“你这个老板不去露两手?”
“不去。”宋睿咬了口月饼,说:“厨房哪还站的下我。”
“不是吧,他家厨房挺大的啊。”杨泽愣了愣。
宋睿忍不住瞥了杨泽一眼,说了声“呆逼”,转身就往客厅走。
杨泽突然反应了过来,一把拉住宋睿就往厨房走:“最近上班上的都迟钝了,有我在你还怕当电灯泡吗,咱俩得秀回来。商量商量,下次能不用南京话骂我吗。”
宋睿弯弯嘴角,说:“呆逼。”

最终在厨房互秀恩爱的的计划并没有实现,吕斗砂在厨房里忙得脚不沾地,黑沚莫给打下手,连瞅一眼他俩的机会都没有。杨泽倚着门框问:“用不用帮忙啊?”
黑沚莫一边当当当切着菜,一边说:“帮忙可以,你走宋睿来,要么就都别来。”
“我没那么差劲吧?”
“有,中秋节了,求你让我吃顿好饭。”
杨泽只好和宋睿一起回客厅看电视,他躺在宋睿腿上,从下往上看着宋睿,问道:“我做饭特别难吃?”
宋睿低头看看杨泽,说:“正常水平吧。”然后掰了一小块蛋黄莲蓉的月饼塞他嘴里,“主要是吕斗砂水平太高了。”
杨泽笑起来,伸手摸了摸宋睿的脸。

和吕斗砂的厨艺同样无法质疑的是宋睿的酒量。
吕斗砂置办了一桌子菜,还没等好好发表一下中秋聚会感言,宋睿已经喝下去一瓶啤酒了。
吕斗砂只好简单明了地说:“祝大家中秋快乐,希望杨泽话少点,也希望今天宋睿手下留情不要把我们喝趴下。”他举起酒杯,“佳期难觅,惜此生少年游。”
三杯啤酒一杯雪碧叮叮当当地碰在一起。喝了这一杯之后黑沚莫用手肘轻轻碰了碰吕斗砂,问他:“你怎么没说希望我怎么样?”
吕斗砂偏头想了一会儿,看着他说:“嗯……那就希望你脸皮薄点吧。”
杨泽说:“那还是让我话少点比较现实。”
四个人都笑了,吕斗砂又抿了一口杯子里的酒,说:“要不还是希望你以后多认认路吧。从鼓楼回家还迷路呢。”
宋睿难以置信地挑了挑眉毛,插了一句:“三年了吧?”
黑沚莫一边剥虾一边听着他们对自己的口诛笔伐,末了把虾放到吕斗砂的碟子里,气定神闲地擦擦手,说:“我愿意,不认路不是有男朋友接我吗。”
杨泽一指他鼻子:“你没救了。宋睿赶紧把他喝趴下。”

一顿午饭吃了一下午,杨泽喝雪碧喝得胃里都是二氧化碳。吕斗砂也不怎么喝酒,最后黑沚莫撑着额头对面不改色的宋睿说:“您高抬贵手吧,让我保持点清醒晚上赏赏月。”
走出黑沚莫家的时候已经天黑了,杨泽架着宋睿往停车场走。其实宋睿也喝得有点多了,只是酒品一直很好,喝醉了也安安静静的,脸也不红,就是走路有点不稳。杨泽把他的胳膊好好搭在自己肩上,笑着和他说:“好久没看你喝这么多酒了,一晃神我还以为咱俩还在高中呢。”
宋睿皱皱眉,说:“我高中不怎么喝酒。”
杨泽说:“那是谁在毕业聚会的时候喝得精神恍惚啊?”
宋睿说:“就那一次,心里难受。”
杨泽抬起手捋了捋宋睿的头发,问:“那今天呢?”
宋睿说:“高兴。”

把宋睿弄到副驾驶上坐好,杨泽本来想说你系好安全带,一抬头看到宋睿已经闭上了眼睛。他只好拉过安全带给宋睿系好。
宋睿的呼吸已经变得轻浅,在副驾驶狭小的空间里,杨泽近距离地看着宋睿熟睡的脸。他小声叫道:“宋睿?”
宋睿没有回答他,杨泽被自己的行为弄得有点想笑,他轻轻亲了一下宋睿的额头,说:“中秋快乐。”

黑沚莫家阳台上有两把竹椅,一个小桌。黑沚莫把小桌挪到一边,两张椅子挨在一起。他坐在一张椅子上,抬头就能看见十五的大月亮。
难得没阴天,黑沚莫心想,老天爷真是赏脸。
不一会儿吕斗砂也过来了,在他旁边坐下,递给他一杯蜂蜜水,说:“解解酒。”
黑沚莫喝了一口就放桌子上了,笑着说:“没醉呢。”
他拉过吕斗砂的手牵着,两个人就这么挨着坐着看月亮,什么话也没说。
过了不知多久黑沚莫动了动手,吕斗砂转过头来看他,黑沚莫说:“今年中秋说点什么?”
“嗯……”吕斗砂想了下,说:“但愿人……”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黑沚莫笑得都停不下来了,吕斗砂莫名其妙,说:“你笑什么啊?”
黑沚莫晃晃两个人交握的手,说:“出口就是诗词歌赋,你这样显得我就太俗了。”
吕斗砂笑了,说:“你想说什么俗的啊,我听听。”
黑沚莫弯着眼睛看吕斗砂,凑过去和他鼻尖贴着鼻尖,说:“我爱你呗。”
吕斗砂眨眨眼,脸上有点烧,心里想着这人的脸皮薄不了了。
黑沚莫又往前凑凑,亲上了吕斗砂的嘴,心里想着我爱的人近在眼前,才不听苏轼那句词。

无但愿,不千里。
只有人长久,共婵娟。

2016.9.16
小四















评论
热度(1)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