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剑三/策羊】几度梅花香6

6.
陆洵回了纯阳。
没什么可收拾的东西,他换了身更轻便点的衣服,依旧是白衣胜雪,前襟袖口衮着蓝边。常用的剑也佩好,然后起身去了纯阳宫大殿。
他早就决心要做这件事,同样不能妥协。

陆洵跪在李忘生面前,说:“师父,弟子走了,这一去不知何时能回,也不知能否回来,不能报答师父授业恩情,徒儿不肖,万望师父勿怪。”言罢他俯身磕了一个头。
李忘生看着他,开口道:“你因何来纯阳?”
陆洵说:“为修剑道。”
李忘生问:“为何要修剑道?”
陆洵沉默下来,他恍惚想起儿时那些话,有些迷茫地低声答道:“弟子不知,大概是因年少所想。”
李忘生点头,说:“你聪慧,许多道理不用我说你也明白。不忘初心自然是好的,大道本无常,唯坚定本心,有意破除无穷困惑者方能脱俗于凡尘之间。在纯阳这些年,你觉得自己还困惑着么?”
陆洵说:“请师父明示。”
李忘生道:“你的心不在剑道上。之所以困惑,不过是一直不肯承认自己是为一人而修道习剑罢了。师父师叔一直教你要上体天心之名,去参无上剑道,但这些东西在你心里,不过尔尔。如今你下定决心来与我辞别,想必今后的路怎么走都已经想好。清修之路你走不了,那便正视本心,参你自己的道罢。”
陆洵说:“弟子明白,谢师父提点。”
李忘生扶他起来,说:“若想明白了,将来想去哪都可,不必再回纯阳来。只要匡扶正义,不做恶事,仍是我纯阳宫的弟子。”
陆洵低着头,最终还是一言不发,对着师父拜了两拜。

冬日的天空有些灰暗,陆洵走到论剑峰时,刚好飘下雪来。
他停下脚步,忍不住去看山上的那几棵梅树——现在还只是干枯的枝桠。但再过两个月,梅花就会开了,缀满深棕的枝干,看上去像挂满了雪,却又带着让人安心的淡淡芳香。
在山上绵延着盛开的梅花,远比霜雪覆盖的枝头让人留恋,那是一种更生动也更加温暖的景色,他和林焕之都曾见过。

那是他去纯阳后第一次与林焕之见面。那时候他刚成为玉虚门下弟子,穿着样式简单的道袍,头上也没戴发冠,只绑了根蓝色的发带。但林焕之还是有些欣喜地说:“我就说,你真的太适合这身衣服了,看上去特别有精神。”
陆洵看着林焕之天策府兵营的粗布衣服,也微笑起来,说:“你也一样。”
之后陆洵带着林焕之去了论剑峰,倒不是因为他对这里情有独钟,但现在正是梅花开的时候,他记得林焕之一直说对纯阳的梅花挺感兴趣的。
就这么边走着,陆洵就随口问了:“你喜欢梅花?”
林焕之说:“挺喜欢的。”
“没看出来啊,”陆洵笑,“我以为你对花什么的没有兴趣。”
“其实……”林焕之有些尴尬的开口,“确实不太感兴趣来着。但是小时候看你书上有幅墨梅图,就觉得这种花给人的感觉不太一样,有点……”
有点像你。
但林焕之及时停顿住了,而陆洵一直在等着他的下文,追问着:“有点什么?”
“没什么,你知道我不太会描述这些。”林焕之去扯陆洵的袖子,“走吧走吧。”

当陆洵从这些记忆中回过神来,他的身上已经覆上了一层薄雪。
他安静地站了一会,最后抬起手,拂去了那些细碎而又冰冷的雪花。

评论
热度(2)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