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南京故事》

4.
      隔着不远的距离,两个人都看到了对方。
      宋睿的大脑一片空白,做不出任何反应。而杨泽被“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惊喜砸中,想不出来第一句话该开口说什么。
      只有黑沚莫这种局外人清醒而理智,问杨泽:“你朋友?”
      听见了这句问话的宋睿突然从僵直的状态中反应过来,抬腿就跑。
      杨泽一怔,紧跟着就追了出去。
      傍晚六点的大街上,宋睿逃也似得飞奔,后面的杨泽边追边喊:“宋睿!”
      跑到第三个路口,宋睿实在没有力气了,杨泽到他面前停下来,两人面对面,上气不接下气地喘。
      稍稍缓过一口气,杨泽问:“宋睿,你跑什么?”
      宋睿没答话,杨泽又问:“你吃饭了吗?”
      宋睿跑得嗓子难受,眼前天旋地转,他艰难地摇了摇头,杨泽拉起他的胳膊,说:“那咱俩吃饭去吧。”

      半封闭的沙发卡座里,杨泽看宋睿,宋睿看茶杯。
      杨泽哭笑不得,他说:“你躲我干什么?”
      宋睿说:“没有。”
      杨泽说:“那你又换手机号又搬家,见着我还跑?”
      宋睿已经从刚才狂奔所带来的难受中缓了过来,心跳的速度却一点没减。他曾经下定决心与杨泽再也不见,让时间消磨掉他所有的一厢情愿,但他也在无数个夜深人静的时刻去设想与杨泽重逢的画面。
      现在杨泽就坐在他对面,宋睿突然就害怕起来。他害怕杨泽那熟稔的语气,也害怕这故友相认的气氛。仿佛他们分离的七年都不存在过,硬生生把二十六岁的宋睿抛回了高中岁月。
      宋睿还在想着如何装一个哑巴结束这场对话,杨泽出了声。
      “那好吧,”杨泽一脸认输的表情,他说:“你不想说就换我来说。”
      “不过,让我先说的话,你就没有再说其他事情的机会了。”
      宋睿抬头,看见杨泽的手放到了桌子下,面上的笑意都敛了去,他腰背挺得笔直,从公司穿出来的白衬衫板板整整。
      宋睿有些茫然,杨泽鲜少有这么严肃的时候,一时间无法预测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我的工作已经在南京安顿好了,房子和车暂时还没买。”杨泽开口道:“其实很久之前我就决定了,我要回到南京生活。”
      “高中刚搬来的时候我还没有这个想法,这个城市虽然好,却没有足够的理由让我留下。”
      “后来我在这个城市喜欢了一个人,我想我要开始规划我的人生了,去思考如何留下来,然后让我喜欢的人参与到我的生活中来。”
      杨泽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他的手上出了一层汗。杨泽用手指掐了自己一下,告诉自己要镇定。
     “你就是我爱这个城市的理由,”杨泽看着宋睿,继续说道:“这句话我高中就想对你说,但我认为那不是合适的时机。”
      “宋睿,我喜欢你。”

      宋睿的脸上,还是刚才那个有些茫然的表情。他耳边嗡嗡作响,胸腔里快而有力的震动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更说不出话。
      杨泽还在对面斟酌字句:“嗯……我想这事也是需要很长时间慢慢消化的,我不着急,也有心理准备,你不要有负担。我是说,我更希望你可以给我个机会让我……追求一下你?”
      实际上这些话宋睿都听得模模糊糊,他喜欢了十年的人坐在他对面向他告白,这个认知让宋睿有种明天会世界末日的错觉。他微微扬起头,觉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对面的杨泽在等他,宋睿努力找回自己的声音,只说了一个“好”。
      在一种近乎心酸的巨大喜悦中,这一个字已经用尽了宋睿十年里所有的力气。

TBC
     



评论
热度(2)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