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剑三/策羊】几度梅花香4

4.
陆洵做了一个梦。
或者说那并不是真正的梦,而是真的在他年少时光里发生的事,他只是又想起来了。

陆洵把药水小心涂在林焕之最后一处伤口上,然后用干净布条扎了起来。
林焕之站起来活动活动手脚,说:“行了,没事了。”
但陆洵显然没打算结束这一话题,他问:“你和谁打架了?”
“都说了没……”
“你怀里揣的什么?”陆洵打断了林焕之。
林焕之有些尴尬地张张嘴,还是老实地从怀里掏出了一本书——已经变得破破烂烂,有几页甚至被撕下了一半。
“就是前几天抢你书的那几个,但没想到已经这样了。”林焕之说。
陆洵有些怔愣地接过那本书,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原因。他喃喃道:“就为了这个,为什么为了这个?”他又看了看林焕之身上那些淤青和伤痕,莫名有点愤怒,又觉得迷茫不解:“为了给我把书抢回来弄成这样?这一点都不值得,而且为什么不叫我一起?”
“没什么不值得的,我觉得值。”林焕之不以为意地笑着,“我早就看他们不爽。”
他走过去勾着陆洵的肩,仍然是一副不知愁的模样,林焕之说:“至于没叫你,没那个必要。我是要去当兵的,摸爬滚打,早晚的事。你不一样,要不是你家供不起你读书,你将来一定是个状元什么的。但就算你不读书,这种事也不适合你来做。”
陆洵淡淡道:“林焕之,你这是瞧不起我。”
林焕之急忙解释着:“不是,没有瞧不起你。”他又站到陆洵的对面,看着他认真地说:“起码现在,我身子骨更强吧,也经得起打,那么我就让你不受那些罪。等有一天你学了一身武艺,出生入死,我们一起。”
陆洵想了一下,点头说:“好。”
林焕之就笑起来,在逆光中他初露锋芒的样子有些模糊。
那一刻陆洵看向林焕之明亮的眼睛,就像看到了他们未可知的将来。

醒了之后的陆洵出神地望着熟悉的屋顶,什么都没做,因为醉酒而带来的头痛并没有将他从回忆中扯出来,他一遍遍地想起小时候的林焕之,还有他对自己说过的那些话。
半晌,他又闭上了有些酸涩的眼睛。
什么未来?他想,林焕之就是个油嘴滑舌的骗子。

评论(2)
热度(3)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