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剑三/策羊】几度梅花香3

3.
结果还是江穆去见了林焕之。
江穆说:“他不见你,你回去吧。”
年轻的将军挑挑眉,问:“真这么说的?”
“真这么说的,你们俩怎么回事?”
“没事。”林焕之笑着拍了下江穆的肩“那你告诉他,我明天还来。”
“你……”江穆气不打一处来,伸手要去拽住他问个清楚,结果慢了半拍,林焕之已经跨上马绝尘而去,留下一句:“谢了啊江穆。”
等你再受伤来找我治的时候,江穆咬牙切齿的想,我一定再往伤口上补两刀。

夜凉如水。
落星湖上倒映着璀璨星光,周围是万花谷特有的草木清香。
陆洵喝下今晚不知是第多少杯独饮的酒,身后有个声音淡淡响起:“借酒消愁不像你的风格啊。”
他没回头,江穆已经走到他身边坐下,变戏法似的摸出一只酒杯,拿起酒壶给自己斟满。
江穆说:“独饮伤身,我给你个机会让你和我叙叙旧。”
陆洵竟笑了几声,笑完之后又有些茫然的应道:“说什么?”
江穆喝了口酒,问:“你醉了?”
陆洵说:“没有。”
江穆说:“醉了也好,酒后吐真言。那你说说你和林焕之的事。”
陆洵喝干了杯中的酒,又到一杯,再喝干。
“也没什么,”陆洵说“他又要去打仗,我问他去哪,他不告诉我罢了。”
尽管陆洵说得再云淡风轻,江穆也能瞬间明白问题所在,他问:“你要跟他去?”
陆洵望着波澜不惊的湖水,没有说话。
然后是漫长的沉默,耳边只有草丛中间或传出的虫鸣。
就在江穆以为他什么都不会说了的时候,陆洵开口了。
他的目光没离开湖面,声音里带了些撇不开的疲惫,
他没有回答江穆的问题,他说:“你肯定不明白那种感觉。”
“每一次见面,都像是最后一面。每一次道别,都像是要永别。”
“我在纯阳宫里,那是何地?那是道家清修之地啊,他在近一点的地方,战况如何我还能打探打探,可是再往远了呢?”
“也许不知哪一天我见到的就是一杆染血的长枪,只能默默地去为他立一个衣冠冢。”
“他做了横刀立马的大将军,凭什么还要让我一人为他担惊受怕呢?”
陆洵一句一句说着,江穆觉得他是真的醉了。平日里的陆洵从不说这些,也从未像这样,难过都写在脸上。
“我……”陆洵把头埋进臂弯里,声音变得有些闷,“我从没拦过他。从小到大,他说什么就能做到什么,现在他做的是为国为民的事,我当然也不能拦他,我只是……”
或许是酒精的作用,陆洵昏昏欲睡,声音也越来越小,但他在大脑混乱前抓住最后一丝清明把那句话说了出来——
“我只是想和他一起罢了。”

江穆看着沉沉睡去的陆洵,他眉头还是皱着的,眼尾微微泛红,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江穆放下酒杯,最终只轻声说了一句:“陆洵,你真是个不合格的道士。”
万丈红尘,中间多少烦恼,只要有林焕之在,他终究还是跳不出来。

评论
热度(6)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