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真·HE番外】

0.
莫雨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是他和另一个少年,那个少年扎着马尾,比自己矮了一些。
他们有时一起吃饭,有时一起坐在廊下说话。
扎马尾的少年永远都是开心的笑着,高兴的时候走路都会蹦起来,马尾在脑后一晃一晃的。
他们一起度过了梅雨缠绵的春,蝉鸣不断的夏,落叶纷飞的秋和北风呼啸的冬。
——就好像他们会这样相伴一生。

梦的最后是一座悬崖,他们被一群人逼到了绝路。
莫雨突然就想起来了,这是紫源山,扎马尾的少年是穆玄英。
而此情此景,是他最不愿回想的一幕。
果然下一刻穆玄英便转身,像他以前无数次梦见的那样,只留给他决绝的背影。
莫雨下意识的伸手去拽穆玄英,虽然他知道每次都是徒劳。
——可是这一次,他真的拉住了穆玄英。
穆玄英回过头来对他笑了笑,接着一切都开始崩塌,天在碎裂,地在颤动,连追着他们的人都支离破碎。

再然后就是无边的黑暗,莫雨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沉沉的下坠。
他什么都看不见,手却依然紧紧的攥着,仿佛手里还是那人的衣袖。
放开吧。
耳边有这样的声音回响着。明明什么都看不见,明明只是握住一片虚无,明明知道那都不是真的,为什么还不放开呢。
为什么不放?
因他不愿!
多少次的绝望和无助,这一次他终于能触及穆玄英,触及那个他可以舍命去换的人,叫他如何放开?
他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在这无边的黑色梦境中,莫雨心里只想着一句话,
——休说苍天不由人,我命由我不由天。

莫雨睁开眼就看见穆玄英坐在他床边。
而他浑身像散了架一样疼。
但是这一刻他已顾不上满身疼痛,他猛的坐起来握住穆玄英的肩膀,声音沙哑艰涩的问:“毛毛?你还好吗?你有没有受伤?是我还活着,还是……我们都死了?”
他还没有等到穆玄英的答案,就看到了穆玄英倏忽落下来的泪水,一滴一滴,连续不断地从穆玄英的眼睛里涌出来,打湿了盖在莫雨身上的棉被。
穆玄英哽咽着,他说:“雨哥,我好好活着呢,你也好好活着呢。”
莫雨抬手去碰穆玄英带着泪水的脸颊,冰凉而又湿润。
——是真的,都是真的。
他还活着,他想要保护的人也活着,离他这么近。
莫雨突然就将穆玄英抱在了怀里。
“毛毛,我刚刚做了个梦。”
“梦见我们小时候,梦见稻香村,小时候的你真爱笑。”
“可是后来我又梦到紫源山,其实这个梦我以前常常做,每次都要眼睁睁的看着你跳下去。”
“你叫我莫大侠的时候,表情就像你跳崖时那样决绝,我心里是有些怕的,怕你再给我一个背影,从此我就再也无法够到你。”
穆玄英哑然,想要开口解释,却听见了莫雨低低的笑声,呼吸都落在自己耳畔,让他恍惚觉得这才是一个梦。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莫雨收紧手臂,在穆玄英耳边轻轻说道——
“这一次,我再也不会放手了。”

【完】

【后记】
这次是真的完结啦~

其实那篇《同归》才是我的结局。

我心目中的他们就是这样。

中国山水画讲究“留白”我认为有这种留白才是最有意境的,什么事都不要写的太死,每个人心中都可以有个不同的结局。
结果我拿了这篇去给朋友看,朋友说你这也能算HE?!
于是我仔细想了想,或许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这样含混的结局。
所以我又写了一个莫雨视角的后续。
希望你们各取所需,并且喜欢我给你们的结局。

我会说我最喜欢的还是那篇《侠》吗?!
其实那篇真的是灵感突来。写那篇的时候是五月二十日,那天下着小雨。
我突然就想到了一个场景:年少的穆玄英和莫雨坐在廊下,穆玄英眼睛亮亮的说“我要做一个侠客!”那时候也是下着淅淅沥沥的雨,空气中弥漫着杏花的香气。
我就是为了这一个场景写的那篇文,虽然是个BE,但真的是一气呵成,仿佛是早就想好的。
而这两(一?)篇HE我写了整整两个星期,仔细的揣摩和感受,才写出了他们在我心中的样子。
最后不管怎样,希望你们能喜欢w

评论(5)
热度(15)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