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江湖里的雨】


夏季的雨总来得毫无征兆。
刚刚还是晴天,这会儿突然就暗了下来。黑色的云里传来几声闷闷的雷声,豆大的雨点“啪”地砸在了吕斗砂的脸上。
他把小竹椅搬到屋檐下,坐在那窄窄的一块地方里。
大雨倾盆而至,院子里很快积出了水洼,雨水落进去又溅出来,到处都是哗哗的响声。
周建业在屋子里喊他:“豆沙!”
他应了一声,周建业又喊:“下雨了,还不回屋干么四啊?”
吕斗砂哒哒地跑进屋,没刹住差点撞到桌角,周建业拦了他一下,他抬起头,看见方木桌上摆着面板,周建业正在做点心。
吕斗砂说:“师父,我想看会儿电视。”
周建业说:“打雷呢,等会儿看吧。”
吕斗砂说:“那听会儿收音机。”
周建业拿他没办法,说:“听吧。”
吕斗砂去拿了收音机,信号不太好,他调了几个频道,只有一个稍微流畅些,在讲《射雕英雄传》。
郭靖打出一招亢龙有悔,周建业不紧不慢地用水和着糯米粉;
洪七公和郭靖拆招,周建业把乌梅山楂和甘草扔进了小砂锅;
等到郭靖学完一套降龙十八掌,厨房的笼屉已经在突突地冒着蒸汽。
最终吕斗砂关了收音机,方木桌上的盘子里码着整齐的拉糕,桂花的香气隐隐约约的飘在空气中。
吕斗砂问:“师父,江湖真的存在吗?”
周建业往白瓷碗里倒了酸梅汤,笑眯眯地说:“白案上就有一个江湖。”

离高考还有一个月,教室里所有人都在埋头写卷子,只有吕斗砂站在办公室里,对班主任说:“老师,我决定不参加高考了。”
班主任吓了一跳,问他:“为什么?”
吕斗砂说:“我对未来有其他规划,上大学对我不是特别重要。”
班主任没多问什么,他知道吕斗砂家里情况特殊,就问他:“是家里的决定还是你自己的?”
吕斗砂说:“我自己的。”
班主任沉默了一下,说道:“这不是个小事,你成绩虽然不算出众,但是也能考个不错的大学,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如果真的和家里商量好了,再让家长联系我。”

外面又下起了雨,五月份的雨不算大,不仔细听是听不到雨声的。
周建业坐在竹椅上,摇着蒲扇问:“你怎么想的?”
吕斗砂说:“想做一个白案师傅。”
周建业说:“读了这么多年书,没有别的想学的?”
吕斗砂说:“就是读了这么多年书,才发现没有别的想学的。”
周建业说:“多读书总是好的。”
吕斗砂说:“不上大学我也会一直读书的。”
周建业叹了口气,说:“你年纪还小,将来要遇着的坎多了,我就是想让你在学校多待几年。”
“我知道,”吕斗砂笑了,说:“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师父,我是真的想好了,我只想做好这一件事。”
周建业不说话了,闭上眼睛继续摇扇子,半晌不甘心地骂了一句:“小炮子的,说不过你。”
吕斗砂也搬了把椅子坐在周建业身边给他扇扇子,扇出了一阵湿热的风。

“哎,小吕,下雨了!”宋睿在前台喊。
“嗯。”吕斗砂在后厨应了一声,但是没出去。笼屉冒出的热气蒸的他满头是汗,他看着表,都顾不上擦一下。
宋睿进来看到他这个模样,递了一块手巾给他。吕斗砂接过擦了擦汗,说:“谢谢。”
“要这么精准的吗?”宋睿好奇到。
“嗯,”吕斗砂点了点头,又说:“而且这个时间我一直掌握得不太好。”

雨下得太大了,甚至激起了白色的雾气,街上的人都很匆忙,宋睿和吕斗砂坐在店里,却乐得清闲。
宋睿说:“你肯定是你师父最认真的徒弟。”
吕斗砂说:“所有人都得认真,我师父要求很高的。”
宋睿问:“怎么没听你讲过师兄弟什么的?”
吕斗砂说:“没有比我小的了。师兄们大我太多,我还小的时候他们就出师了,没什么印象。不过我有个师姐,大我十岁,我和她还挺亲近的,觉得她最厉害。”
宋睿说:“因为她厨艺最好?”
嗯……吕斗砂想了一下,说:“不是,因为她像个女侠。”

他还记得他小学的时候,苏云去接他放学,也是个雨天。他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头上顶着苏云雨衣的后摆,看不见街上的景象,却能听见各种车辆碾过地面的声音。
在一片嘈杂声中,苏云的声音时远时近,给他讲着她工作的地方里那些奇葩顾客和身怀绝技的厨师们,就像在讲小说里的三教九流和各大高手。
最后苏云对他说:“豆沙,我要结婚啦。你什么时候有喜欢的人呢?到时候一定要告诉师姐。”

盛夏又来了,那个机缘巧合认识的,总来店里买东西的黑沚莫突然约他一起吃饭。
吕斗砂长这么大,对喜欢的事情认真又执著,一步一个脚印,做什么都很踏实,结果坐在黑沚莫对面却有点慌神。
为了不让自己太紧张,他一抬手把刚倒的一杯啤酒都喝下了肚。
黑沚莫突然笑了,看着他说:“你还挺豪爽的。”
窗外一声惊雷,吕斗砂的心也跟着颤了颤。
他在心里默默地说了句,师姐,我有喜欢的人了。
然后他有些不好意思,又十分坦荡地对上黑沚莫的视线,说道——
“我们江湖中人,都很豪爽的。”

2017.6.24

评论
热度(2)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