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剑三/策羊】几度梅花香3

3.
结果还是江穆去见了林焕之。
江穆说:“他不见你,你回去吧。”
年轻的将军挑挑眉,问:“真这么说的?”
“真这么说的,你们俩怎么回事?”
“没事。”林焕之笑着拍了下江穆的肩“那你告诉他,我明天还来。”
“你……”江穆气不打一处来,伸手要去拽住他问个清楚,结果慢了半拍,林焕之已经跨上马绝尘而去,留下一句:“谢了啊江穆。”
等你再受伤来找我治的时候,江穆咬牙切齿的想,我一定再往伤口上补两刀。

夜凉如水。
落星湖上倒映着璀璨星光,周围是万花谷特有的草木清香。
陆洵喝下今晚不知是第多少杯独饮的酒,身后有个声音淡淡响起:“借酒消愁不像你的风格啊。”
他没回头,江穆已经走到他身边坐下,变戏法似的摸出一只酒杯,拿起酒壶给...

【剑三/策羊】几度梅花香2

2.
说是来叙旧的,陆洵每天与江穆说的话都不超过十句,关于林焕之他更是只字不提。
他每天就坐在江穆的药舍里喝茶,发呆,偶尔去落星湖边走走。
江穆也不管他,直到林焕之真的来找人。
江穆问:“你见不见?”
陆洵说:“不见。”
江穆说:“你不见他就不走。”
陆洵说:“那你就把他打发走。”
江穆笑了:“你吃我的住我的,这么得罪人的事你还让我做,我不帮你,你看着办吧。”
陆洵一直摩挲着杯沿的手顿住了,他点点头,说:“也好,那就让他在外面等吧。”
江穆盯着他看,但陆洵始终没抬头,最后江穆叹了口气,他说:“陆洵,我觉得你一点也不适合做道士。”

不适合做道士吗?陆洵想,那自己究竟为什么要年少离乡,拜师纯阳呢。
好像就是为了儿时一...

【剑三/策羊】几度梅花香1

*去年写给朋友的生贺,改一改放出来扫灰

*策羊

1.

江穆推开他药舍的门,发现陆洵还坐在方木桌旁边,望着窗外有点出神。

他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放下晒干的药材,走到桌前坐下,拿起茶壶给自己和陆洵各倒了一杯茶,才问道:“你躲他做什么?”

陆洵回过头,说:“我没躲他。”

江穆被他气笑了,说:“你没躲他?那你赖在万花谷不走干什么?”

陆洵垂下眼,端起白瓷杯喝了口茶,却没再说话。

“就算你躲在这儿,他也肯定会找来。”江穆站起来,“什么事不能见了面好好谈?”

他取了套银针,说:“那你自己好好想,我出去了。”末了在关上房门前又回过身,看了眼一直盯着茶杯的陆洵,又说:“待在这里也好,明天我...

《江枫渔火》2

2.

       穆玄英一时没反应过来。

       莫雨起身坐在他对面的位子上,顾自倒了一杯茶,好笑道:“怎么,不认得了?”

       “不是……”

       “那就是没想好如何称呼我。”

       “雨哥!上次我是……”穆玄英猛地清醒,想起上次叫他“莫大侠”的事,一时竟有些慌张。解释的话还...

《江枫渔火》1

*莫雨x穆玄英

*全当复健

*剧情废,应该不长


1.

        十月份的清晨是湿冷的。

        天没有亮,姑苏城外的渡口还挂着灯,在朦胧的雾气中摇摇晃晃。

        但清晨的渡口同样热闹,来往的船只靠岸又离去,人声嘈杂,各有各的羁旅之途。

        蓝衣青年钻出乌篷船,带好斗笠,登上木栈道,回身去看...

买了伊吹腿子的画集,看到这张图像是看到了我心目中的鹿慕。

《光》

*万花相关

*欠了朋友很久很久的番外

*然而正文我已经坑了

*改了又改还是不好

1.  

    我叫鹿慕,万花谷丹青门下最小的弟子。

    入谷那年我十六岁,那年春天一直下着连绵不断的雨。

    我腰背挺直地跪在师父面前宣誓。

    师父微微颔首,说:“既入我门下,日后便收了世俗之心,潜心学艺。”言罢指了指他身后一直默默站着的少年,“这是你师兄冰河,年长你一岁,若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多问问他。”

   ...

【真·HE番外】

0.
莫雨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是他和另一个少年,那个少年扎着马尾,比自己矮了一些。
他们有时一起吃饭,有时一起坐在廊下说话。
扎马尾的少年永远都是开心的笑着,高兴的时候走路都会蹦起来,马尾在脑后一晃一晃的。
他们一起度过了梅雨缠绵的春,蝉鸣不断的夏,落叶纷飞的秋和北风呼啸的冬。
——就好像他们会这样相伴一生。

梦的最后是一座悬崖,他们被一群人逼到了绝路。
莫雨突然就想起来了,这是紫源山,扎马尾的少年是穆玄英。
而此情此景,是他最不愿回想的一幕。
果然下一刻穆玄英便转身,像他以前无数次梦见的那样,只留给他决绝的背影。
莫雨下意识的伸手去拽穆玄英,虽然他知道每次都是徒劳。
——可是这一次,他真的拉住了穆玄...

【莫毛】同归

*第一篇http://skyapril.lofter.com/post/41e338_25696cd

*短篇

*HE……?请自行体会【。

*文风这样没救了


1.
穆玄英放下笔。
宣纸上的墨迹还没干透。
他没有点蜡,如水的月光照在他清秀隽永的字体上,照的那苦涩的诗句更添薄凉——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在这战火连绵的时候,他提笔,却只能写下这样的句子。
穆玄英静静地站在窗前,直到皮肤被夜风吹得冰凉一片,他还在想,
——人间惆怅事,究竟有多少呢。


2.
记忆中的稻香村总是很宁静。在清脆的鸟鸣声中悠悠转醒,穆玄英起床扎好头发,清凉的井水往脸上一泼,小心包好桌子上的两个包子,走出家...

【莫毛】侠

*莫雨x穆玄英
*短。BE。
*安史之乱梗

1.
什么是侠。
很久之前莫雨认真想过这个问题。

可如今站在他对面的人,眉眼依稀是旧时模样,却开口叫他“莫大侠”。
莫雨突然很想笑出声来。
什么是侠。
——虚假的名号罢了。

2.
四月杏花开。
稻香村一连三天都下着缠绵的雨。
莫雨和穆玄英坐在廊下,长廊的瓦片被雨滴敲打着发出清脆的声响,远处的树影模模糊糊,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杏花香。
“莫雨哥哥。”身边坐着的孩子突然叫他。
“嗯?”他侧过脸,看到穆玄英一手拄着头,吊起来的马尾在脑袋后面晃来晃去。
“莫雨哥哥以后想做什么样的人?”
想做什么样的人?这个问题莫雨从来没想过。怎么过都是一辈子,为什么非要做一个特定模样的人?
没有想到...

2 / 3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