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第二块糖#
“你当然见过他。”同桌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第五烨,说道:“一班的混血儿罗子藤,全校的焦点,走到哪都是话题中心,谁都见过。”
“哦。”第五烨撑着头,问:“我怎么感觉不到他是全校焦点?”
“……”同桌沉默了一下,投降道:“行吧,因为你也是全校焦点。”

第五烨,十四岁,今年高一。是学霸中的学霸,大小考试从没从年级第一的位置上下来过,稳超第二四五十分。
走在校园里,都可以听见从四面八方传来的赞叹:“理科班的大神真年轻啊…”
不过第五烨的人缘也好,不摆架子,谁来问他题都能和和气气地给讲了。
但罗子藤是个文科生,和他实在没什么交集,而且在第五烨眼中文科生就是另一种生物了。是以虽然同为全校焦点,第五烨至今也没和罗子藤搭过话。
第五烨想到这里,突然又问:“那他为啥是焦点?因为是混血儿?”
“……”同桌彻底无语,有气无力地解释道:“大佬你还是咱们学校的学生吗?罗子藤画画贼6啊,奖都拿过多少个了。咱们学校有条长廊,两边挂的那些画有一半都是他的吧,你还去看过呢。”
“哦……”好像是有这么回事,第五烨回想着,那么之前艺术节的画展上应该也见过他了。
“哎不说这个,你昨天去那个咖啡厅了吧,怎么样?”同桌凑过来,眼神很是热切。
“咖啡挺好喝,蛋糕也挺好吃。”
“谁问你这个啊!我是说女仆!女仆怎么样!”
第五烨突然笑了,笑容十分有深意,同桌甚至有点想打个冷颤。
“你去了就知道了。”最终第五烨拍拍同桌的肩,拿起桌上的卷子就走了。

幽趣巫辉咖啡屋里,孙殁靠在吧台前,手上噼里啪啦地玩着别踩白块。
傀罹看了他一眼,说:“别玩了,能不能端正一下工作态度。”
“得了吧,”孙殁手上没停,说道:“一天到晚也没一个顾客,就有个小男生天天来这画画,这破店迟早倒闭。”
希比莉娅正走到前台,听到孙殁的话,说道:“我的店要是倒闭了你期末就别想及格了。”
这风轻云淡的一句让孙殁手一抖,手里的游戏瞬间game over,他把手机一扔,往吧台上一趴,抱怨道:“哎呦我的亲老师诶,我都穿女装了你还想怎样啊,你说你一个教授没事闲的开什么咖啡屋啊。”
“穿女装是不交作业的惩罚,要不你去把论文给我补上?”
“不不不我还是选择穿女装。”
“你看,自己理亏就不要那么多话,孙殣就一句怨言都没有。”
孙殁转过头,看见自己同样穿着女仆装的哥哥正在面无表情的吃饼干。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孙殁长叹一声,想了想又说道:“开咖啡屋多没意思啊不如开个酒吧。”
希比莉娅笑了,说:“你怎么知道我还有个酒吧呢。”
“……”孙殁彻底震惊了,他说:“那我凭什么非得来咖啡屋做女仆啊!”
“凭我乐意,”希比莉娅眨眨眼,说道:“你倒是无所谓,孙殣穿起女装还是很好看的。”
“什么叫我倒是无所谓?!不对重点不是这个…”孙殁跳下椅子,蹦到孙殣面前摇他的肩,“哥你听到没有,这事关尊严啊!我们不应该奋起反抗吗?”
“我无所谓,”孙殣说:“管吃管住发工资就行。”
哥你醒醒……我们迟早要栽在这个童颜老女人手上啊……
21岁的大学生孙殁,今天也这么绝望的想着。

【tb看心情c】
本篇系失眠产物
听了我翅的现趴设定突然觉得可以在这篇里串起来,可以说非常nice了。

2017.5.10

评论
热度(1)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