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盛夏的正午,热得人心里都有些郁燥。
第五烨在厨房里,想要拿点冰块解解暑,突然听见寂静的院子里传来惊天动地的一声响。
他下意识冲出门,结果看到孙殣一脸平静地向他走过来。
第五烨几乎是秒懂,他对孙殣说:“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殣哥午安,再见。”
他闪身回了房间,才听到窗外那一声哀嚎——
“没——天——理——啊!”

事情的起因是一个苹果。
孙殁吃完午饭,在院子里一个篮子里看到的,只剩一个,他随手就拿了起来。
还没下口,肩上突然一麻,苹果从他松开的手里掉了下来——被孙殣稳稳地接住了。
“哎——讲讲道理啊哥,偷袭不太好吧。”嘴上说着,孙殁一手攥住孙殣的手腕,将他向后一带,另一手去抢他手里的苹果。
孙殣把苹果向上一抛,脚下勾过孙殁的腿一拌。孙殁猝不及防一个踉跄,转念间却没去稳住自己,他迅速瞟了一眼马上要落下来的苹果,伸手拽着孙殣衣服上的带子,借着自己要扑倒的惯性猛地一拽,和孙殣一起倒在了地上。
但是苹果也没有按孙殁的预想落在他的手里,倒地的那一刻孙殣按着孙殁的肩膀后空翻,手里绳镖飞出,缠着苹果又回到了他的手上。
孙殣看了眼倒地的孙殁,说道:“是明抢。”
孙殁在这种纯动手的时候一向是吃亏的,但他也没有气馁,反而笑起来,说道:“你这就没意思了,一个苹果而已嘛干什么这么认真。”他顿了顿,从地上一个翻身站起来,眼里闪过狡黠的光,又说:“不过可是你镖都出来了那我这苹果一定不会让了。”
话音刚落,孙殁就不见了踪影,连着孙殣手里的苹果也不见了。盛夏的院子突然冷了下来,枝繁叶茂的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干叶子簌簌地落着,房檐下结了蛛网,地砖和瓦片都变得破破烂烂——像是一次可以感知到的穿越。
孙殣皱了皱眉,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连他都头疼的幻境,正常情况下,他破这个的最快记录是三个小时。
不过他也笑了笑,有什么用,为了个苹果,他才不费这种功夫。
孙殣闭上眼睛,脑中延展开一片纯黑色的空间。他只是安静地站着,过了一会儿,仿佛往平静的水面中投了一块石子,一片黑色的空间里的某一处突然荡出了几圈波纹。
他并不睁眼,只冲着那一处飞奔而去,手里一把短匕,眨眼间已经贴上了孙殁的脖颈。
孙殣睁开眼,仍然是盛夏的院子,槐树叶郁郁葱葱,一丝风也没有。
他收回刀,从怔愣的孙殁手中拿过了那个苹果。
孙殁突然福至心灵,跳起来愤愤的喊到:“靠,你这是作弊!”
孙殣理也不理他,啃着苹果,扬长而去。

“你说,是不是不讲道理??明明是我先拿的,他突然就过来和我打架,打架也就算了,还使用作弊的手段!我要和他断绝兄弟关系!”孙殁坐在孙殣床边,对过来看望的第五烨疯狂倒苦水。
第五烨还没说话,旁边调着药剂的卫应岚冷笑一声,说道:“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心里都乐疯了吧。”
第五烨一头雾水,他问:“所以为什么是殣哥躺在这里?”
卫应岚说:“那个苹果是我做实验用的。”
第五烨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默默为孙殣默哀了三秒,然后心情复杂的看了眼卫应岚,他想——
您可真是人生赢家了。

【END】

嗯这个作弊………你们猜去吧。

小四
2017.4.17

评论
热度(2)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