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灯谜】


1、
上元佳节,扬州城里张灯结彩。
城里最大的杂货铺办了个灯谜会,花灯从街西挂到街东,道上挤满了人。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伸手去扯花灯上的纸签,被身后跟着的男人一把抱起来,说:“别扯别扯,这个爹还没猜出来呢。”
街边的小酒馆,叶溪坐在靠街的一张桌子旁,桌上一壶扬州城远近闻名的桂花酿。
正倒了酒,旁边的随从突然开口:“咦,那不是天策府的杨将军?”
叶溪拿杯的手一顿,顺着随从视线的方向看了过去。

街上,跟着杨名挤在人群中的朋友突然拽住目视前方的杨名,下巴朝酒馆一抬,说:“哎,你看那是不是藏剑山庄的叶少爷?”
杨名一抬头,目光刚好和叶溪撞在一起。

2、
电光火石之间,杨名用眼神传递出了一种“终于找到你了”的复杂情感。
叶溪八风不动,盯着杨名,抬手喝了一杯酒。
杨名走了过来,坐在叶溪对面,仍是没开口,坚持用面部表情表达“我要和你谈谈”。
叶溪一挑眉,眼里的情绪也传达得清晰明了——
“我不和你谈,不服你来打我啊。”

3、
最后两人还是出了城门,到了城郊。叶溪看见了杨名拴在树上的马,走过去摸了摸它的鬃毛。
“说吧,你要和我谈什么啊。”
“上次那批武器……”
“停,公事不听,我还过着节呢。”
“……”
“唉,”叶溪叹了口气,“有话直说不行吗,武器的事还用你跑扬州吗,本来就要办好了,你在天策府等信就行。”
“好吧,”杨名也叹了口气,“我就是来找你过节的。”
叶溪一怔,表情有一秒的呆滞,反应过来突然就偏过头去。明明只喝了一杯酒,现在却觉得醉意都上了头。
叶溪咬牙切齿,说:“我们还是打一架吧。”

4、
杨名笑起来,一摊手:“我没带枪。”
“小程!”叶溪喊了一声,树上跳下来一个人,站到了叶溪旁边,杨名吓了一跳,难以置信道:“你和我出来还带个护卫?”
叶溪说:“我想着到了城郊,一定得和你比试比试,知道你没带枪,让小程帮你背了把剑过来。”
杨名:“……”
杨名手里拿着叶溪特地给他准备的剑,无奈道:“你故意的吧?”
叶溪展眉一笑,手中轻剑一挥,金光灿灿,说:“对,就是故意的。”

5、
最后一剑快而有力,叶溪的剑尖点在杨名胸前的银甲上,杨名割断了叶溪的发带。
叶溪披头散发的,额头上还带着些汗,面上却很高兴,说:“我赢了。”
杨名心想,你早就赢了,我这辈子都要败在你的意气风发里。
嘴上却说着,:“你赢了你赢了,你头发散了。”
叶溪接过小程递过来的崭新发带,边扎头发边说:“哦,你须须断了。”

6、
“我说句心里话。”杨名把一坛酒拎起来看了看,转头对叶溪说道。
“说。”
“坐在屋顶喝酒并没有很江湖,但是很傻。”
叶溪打量了他一下,说:“我没觉得,但是一个红衣银甲、须须还断了的军爷坐在屋顶上可能确实很傻。”
杨名只好认命地给俩人倒上酒,杯沿相撞,杯里的酒晃了三晃。
叶溪问:“明年还一起过吗?”
杨名看着叶溪,看到了叶溪眼里的坦荡,还有一些对未来的期望。
头顶是皎皎明月,脚下是万家灯火。
杨名说:“每年都一起。”

7、
灯谜会快要结束了,街上人也少了很多,叶溪和杨名并肩走着,不时也瞅瞅还有哪个花灯的灯谜没揭。
杨名揭了一张,谜面“蜜饯黄连”,正要叫叶溪来着,发现他走到了前面。杨名跟过去,看见叶溪手里也有一张,淡红的纸笺,上书:一双佳偶成,反义越人歌。
叶溪笑着递给杨名,说:“猜不出,送你了。”
杨名把自己的那张给他,说:“那你猜这个。”
叶溪看了一眼,说:“蜜饯黄连,同甘共苦。”
杨名晃晃手里淡红的纸笺,说:“那这个你猜不出?”
叶溪笑起来,笑得脸都有些红。
他说:“你猜得出就可以了。”

【完】

灯谜瞎写的…

评论
热度(11)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