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遇见】


1.
八月底,城市里刮起的风都是滚烫的。
大学校园里到处都是拖着行李箱来报道的新生,尘土从骨碌碌转着的万向轮下扬起来,所有的背井离乡都有了实感。
而宋睿作为一个本地人,此刻就有着远离嘈杂的人群,并在树下吃沙冰的权利。
还没吃完手机就响了,宋睿拿出来按了接听,对面一个女声传来:“儿子啊,报完道了吗?”
“嗯。”
“下午还有什么事吗?”
宋睿想了想,说:“没什么事了。”
“那你可得帮我点儿忙。我要开的糕点店聘了一个糕点师,他下午要去店里,但我下午回不去啦,你去帮我接待一下他。”
“我去合适吗……”
“没事没事,合同什么都签好了。”宋睿妈妈笑起来:“而且你们还是同龄,应该好沟通吧。”
同龄?宋睿有些惊讶,想多问几句,他妈妈已经把电话挂了。
他只好把手机放回兜里,将化成水的沙冰一口喝了下去。

2.
吕斗砂站在店门口,先做了一个深呼吸。
这是他应聘的第三家糕点店,虽然他已经签好了合同,也觉得收下他的女老板十分温柔亲切,此时此刻还是止不住得紧张。
吕斗砂推开门,看见一个年轻的男生从柜台后抬起头来,他下意识的攥紧了背包带,想退出去看看自己是不是走错了。
还没等吕斗砂说抱歉,男生已经朝他走过来,一边伸出右手一边说道:“你好,我是宋睿。”
吕斗砂赶紧与他握手,说:“老板好,我是吕斗砂。”
宋睿一愣,没忍住笑了出来,他摆了摆手,说:“我不是老板,我是老板她儿子。我妈有事情来不了,我带你熟悉一下。”

宋睿把工作服拿给他,带他去看后厨。其实也没什么需要看的,只是认一下各种机器的位置,若说操作方法,吕斗砂肯定懂得比他多。
该看的都看完,时间也还早,宋睿搬了椅子在柜台后面,与吕斗砂聊天。
宋睿问:“你多大?”
吕斗砂说:“十八岁。”
亲耳听到还是很有冲击感,虽然不管是他妈妈告诉过他,还是已经亲眼看见了吕斗砂的样子,宋睿都有些不敢相信。他说:“很辛苦啊。”说完又意识到有些不合适,赶紧补充道:“没有别的意思,我也才十八岁,觉得你很厉害。”
吕斗砂笑笑,说:“也不觉得辛苦。”他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彩色的小人,样子算不上好看,颜色配得也很浮夸。吕斗砂递给宋睿,有些不好意思地继续说:“这是我小时候做的面人,我总带着它。我跟着师父长大,从小就爱和他一起做点心。也许一直读书会更好,但是现在也是在做喜欢的事。”
宋睿看着手里丑萌的面人,突然问:“你会做糖芋苗吗?”
吕斗砂说:“会。”
宋睿说:“晚上一起吃饭吧,我请你。”
吕斗砂说:“谢谢老板。”
“哎,”宋睿哭笑不得,“叫名字就行。”

3.
“教官!腿可以放下了吗?”
黑沚莫看也没看男生一眼,问他:“说话之前应该喊什么?”
“报告!”
“讲。”
“腿可以放下了吗?”
“放下吧。”
男生放下一直抬着的腿,弯腰捶了捶,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滴了下去,他叹了口气,说:“教官,你这也太狠了吧。”
“就你话多。”黑沚莫瞥他一眼,“让你做标兵你还不情不愿的?”
“没有没有,教官,我和你商量个事。”男生勾过黑沚莫的肩膀,说:“我一会儿在前面拿枪走正步的时候,你给我照张照片。”
黑沚莫没应声,他突然矮身冲男生一个肘击,男生猝不及防,弯腰痛呼,黑沚莫伸腿一勾,把他绊倒在地。
男生躺在地上,捂着肋条喊疼。黑沚莫悠哉地俯视他,说道:“杨泽,你别得寸进尺啊。”
杨泽也不起来,倒是不哼哼了,他躺在地上,眯眼看今天万里无云的天空。
半晌,他又说道:“真的,你帮我照一张。”
“看我心情吧。”黑沚莫踢他一脚,说:“起来,集合了。”

4.
宋睿的学校将军训推迟到了大一结束的小学期,据说要送他们去军区。宋睿倒觉得无所谓,只是没了军训,刚开学的日子就变得格外清闲。
他一个人走在林荫下,柏油路面有些烫人,城市里一丝风也没有。
开学一星期,他与大多数同学都是点头之交,舍友之间会多说几句话,但也不咸不淡。他本身是不善于与人建立什么关系的,大学校园里的人来来去去,可能再难找到与自己合拍的那个。
这么一想,只有杨泽是真正与他达成了某种默契的人。但如今不论是杨泽这个人还是那些和他一起骑单车上下学的时光,都离宋睿很远了。

下午人不多,宋睿进门时吕斗砂正坐在柜台后面看书,看到他进来,吕斗砂起身问道:“要吃糖芋苗吗?”
宋睿想了一下,说:“冰镇酒酿和梅花糕吧。”
梅花糕要现做,吕斗砂先去冰箱里拿了酒酿给他,然后进了后厨。
天有些阴了,吕斗砂把窗户打开,蝉鸣声就大起来。裹挟着湿气的风扑在他脸上,他想,八月份的雨,说来就来。

宋睿吃东西的时候很少说话,作为同龄人,吕斗砂也很难说出宋睿是个怎样的人。他经常看见宋睿发呆,比如现在,像是有很多心事又像是什么都没想。
吕斗砂拿起之前放下的书想继续看,宋睿突然问他:“小吕,你有喜欢的人吗?”
吕斗砂怔了怔,问:“哪种喜欢?”
宋睿说:“谈恋爱的那种。”
吕斗砂说:“没有呢,我朋友都不多的。”
宋睿有些不解,他问:“有没有喜欢的人和朋友多不多有什么关系?”
“有关系吧,”吕斗砂给他解释:“我觉得要先做朋友才会喜欢上,总在一起才能互相了解。”
宋睿笑笑,问:“青梅竹马?”
吕斗砂说:“我没有,但觉得那样挺好的。”
宋睿没再说话,外面下起雨来,他在哗哗的雨声中望着门外出神。
过了一会儿,他站起身,说:“我走了,有伞吗?”
吕斗砂去给他找了一把,宋睿撑伞出门,慢慢地往学校走。
周围的人都行色匆匆,宋睿却在想,一见钟情多好。第一眼就喜欢上,第一眼就是爱情,不用等到恍然大悟后才发现自己进退两难。

5.
半个月的军训结束,一群晒成炭一样的大一学生在聚会上变着法地给黑沚莫灌酒。
但一群学生的酒量也大不到哪去,不一会儿就三两成群的闹去了。
黑沚莫有些晕,他走出饭店,在门口的小花坛上坐下了。
没多久杨泽也出来了,在他旁边坐下,问道:“你喝醉了?”
黑沚莫说:“没有,就是被一帮小孩儿闹得头晕。”
杨泽“呵”了一声,说:“好像你多大了似的。”
“三年一代沟。”黑沚莫转脸看了看杨泽,问:“你没喝酒?”
“我不喝酒。”
“一杯倒?”
“……三杯吧。”

东扯西扯唠了半天,杨泽突然想起个事,他问黑沚莫:“你给我照的照片呢?”
黑沚莫说:“没照。”
杨泽踢他,说:“快点给我发。”
黑沚莫拿出手机翻相册,杨泽又问:“教官,你谈过恋爱吗?”
“没有。”
黑沚莫把照片发了过去,杨泽一边点开看,一边有些不信的说:“真的假的,为什么啊?”
“那有啥为什么,没遇到合适的呗。”黑沚莫把手揣回兜里,反问:“那你呢?”
“我?”杨泽笑起来,把自己的照片发给宋睿,他说:“我已经遇到了。”

6.
转眼就到了中秋节,店里也放了假,吕斗砂简单的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准备回去看师父。
南京已经下了很久的雨,今天却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吕斗砂坐在客车里,阳光从窗户外照进来,车里孙燕姿的歌声像是在讲一个故事。

「我遇见谁  会有怎样的对白
  我等的人  他在多远的未来」

黑沚莫回到部队的宿舍,躺在床上计划人生——他再过一个星期就退伍了,相机也买好了,到时候要到各个地方走一走。
杨泽让他一定要去南京,他想,不能太相信这个小子的话,晚一点再去好了。

「我看着路  梦的入口有点窄
  我遇见你  是最美丽的意外」

宋睿又点开了杨泽发给他的照片——照片里杨泽穿着军装,一手抱着枪,另一手正冲着镜头敬礼。
表情坚毅,模样帅气,就是晒得有点黑。
宋睿看了很久,最终也没舍得删。

「总有一天我的谜底会揭开」

“我喜欢你。”

【完】

【一些后记】
首先还是祝战友生日快乐!二十岁啦!
不知不觉写黑吕杨宋他们的故事也两年了,到这篇为止,我所有想过一点的场景,关于他们如何相遇如何重逢,都已经写了出来。
可能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是确实是在写他们在我心中的样子,不知道能不能准确的传达给你。
期望青梅竹马的小吕最终还是拥有了一见钟情的伴侣,想要一见钟情的宋睿还是败给了与杨泽朝夕相处的时光。
这也正是我想说的老套鸡汤,我们与将来的那个人,终会遇见。
小四
2017.3.1






















评论
热度(1)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