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心火·下】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  
这是第五烨第三次见到这个人了,巧的是每次遇见他都得有那么点不平凡的经历,并且回忆起来都很糟糕。  
可是他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孽缘也是缘,第五烨觉得他们有必要认识一下。
那人蓝色的眼睛在第五烨身上定了半晌,最终开口道:“罗子藤。”——出乎第五烨的意料,这个叫罗子藤的人的声音,并没有他想象的那样冰冷锋利。反而是很普通的,还带着些不知是因为变声期还是太久没说话而显出的哑涩。
和他那双眼睛可一点都不匹配,第五烨想。     “我叫第五烨,复姓第五单名烨……我是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  
“嗯。”   
“呃……”第五烨突然觉得有些尴尬,罗子藤根本就不是个好交流的人,好像说什么都会冷场。 
最重要的是……罗子藤不但没有让路放自己走的意思,还一直盯着他的脸看! 
有话就说不行吗!光看能看出个什么!我也不是啥美少年!你想舔颜我介绍孙殣给你认识啊!    

腹诽归腹诽,面上第五烨还是表现的很有耐心,并十分礼貌地问道:“你是需要我帮忙吗?”     罗子藤却突然向前迈了一步,伸手就去撩第五烨的头发。第五烨下意识得往后一仰头,顺带抬手攥住了罗子藤的手腕,他皱了皱眉,语气也有些不高兴了:“哎,你到底要干嘛?”  
“你的脸上,”罗子藤没有挣脱他的手,保持着这个奇怪的姿势,问道:“有没有一个星星的标记?”  
“没有。”第五烨马上回答道,他松开罗子藤的手腕,又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我想看看。”身后传来罗子藤的声音。
你想看就看,你以为你是谁啊。第五烨置若罔闻,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下一秒发现自己寸步难行——他动不了了。
第五烨的心咚咚地跳起来,这是什么?法术?罗子藤是法师?
他心里不可抑制的有些发慌,手镯里那东西他还不怎么会用,好像自己连求援都做不到。
罗子藤走到他面前,第五烨面无表情地绷着嘴角,其实紧张得简直想吐。倒是罗子藤的脸上带着些小心翼翼的无辜,他伸出手轻轻拨开第五烨挡住右眼的刘海,看完立刻就收回了手。
也是这时第五烨恢复了行动的能力,但他刚才肌肉过度紧张,这么一下差点扑到地上。罗子藤想去扶他,第五烨立刻就往后退了两步。他虽然不明白罗子藤的意图,也觉得在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里自己眼上的标记不能轻易让人看到,现在被一个会法术的人看了,接下来发生什么简直是他不能预测的。
第五烨心里惊涛骇浪,不知脑补出多少阴谋陷阱,罗子藤却突然对他笑了一下——真的只是一下,嘴角微微上扬,转瞬就消失在脸上。
“我走了。”罗子藤说,“再见。”
等第五烨在震惊和迷茫中回过神,罗子藤已经不见了。
神经病。第五烨愤愤地想。结果突然又想起那个笑来,又忍不住想了点别的——虽然总穿着个黑斗篷,但看身量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样子,好像比我高了点……蓝色的眼睛还真好看啊……

当初真是被他的模样给骗了。第五烨躺在地上,边大口喘气边想着。他左手捂着肋下的伤口,血从他的指缝间渗出来,又被他蹭在衣服上,心肺像是被撕扯着一样疼痛。而罗子藤站在不远的地方,只有裤脚上沾了点泥灰——他今天没穿那件不离身的黑色斗篷,也没有第五烨心目中祭司该有的样子。他穿着黑衬衫和黑色牛仔裤,身材高挑,腰背笔直,像第五烨曾经认知里的某些大学生。
但现在显然不该想这些,他们之间没有深仇大恨,却也已经走到了这样你死我活的境地里。第五烨动了动右手,原来带过手镯的地方涌动着魔物的力量。四年过去了,他始终没放任自己再往前走一步。
魔物在锁链里能有多大力量,在他身体里又能有多大力量,第五烨心里明镜一样。但他就是不愿意,无论如何都不想跨过这个坎。“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认怂,不会有人把你怎么样。”这是傀罹的原话,他也很是认同——想保命很容易,更何况是在罗子藤面前。可那道坎一旦垮了,就再也没有回头路可走。
第五烨又看了一眼罗子藤,心里像是着了一把燎原大火。
傀罹说他有进有退,孙殁说他会审时度势,人人都夸他比同龄人沉稳,然而这些在罗子藤面前统统溃不成军。他心焦,狂躁,一点也不想低头。他要让罗子藤和他一样狼狈,身上蹭满血和灰;他想拼尽最后一口气,恨不得拖着罗子藤一同去死,那死了他也心甘情愿!
这样想着,第五烨抬起了右手。在那一瞬间,罗子藤身形一闪,冲到的第五烨身前,跨在了他身上,一手按住第五烨的右手,另一只手冲着第五烨的脸就是一拳。
第五烨被这一拳彻底打懵了。他偏着头,连肋下的伤口突然被冲撞的疼痛都有些感受不到了。
这是干什么?法师要与他肉搏?怎么就到这个地步了?
他转回脸来,迷茫地望着罗子藤深蓝的眼。罗子藤问道:“为什么不认输?”
第五烨打了个哆嗦,突然醒悟过来,那股心在灼烧的感觉又回来了,顺着他的血液,一直烧到他的喉咙。他盯着罗子藤,用那只沾满鲜血的左手掐住罗子藤的脖子,显得血腥又绝望。
但罗子藤仿佛没感受到一般,他动也没动,又问:“为什么不认输?”
第五烨没说话,于是罗子藤俯下身去,几乎与第五烨贴在了一起,罗子藤问:“为什么不认输?”
第五烨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罗子藤的眼睛,真蓝,像深秋的天空。
看了有一会儿,第五烨松开了罗子藤的脖子,在地上抹了一把,又把手上的东西糊在了罗子藤的脸上。
他轻轻叹了口气,接着轻轻地说道:“罗子藤,也就只有你能逼我走到这一步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男人点了一支烟,向后靠在沙发里,看着眼前年轻的祭司,说道:“这就是他痛苦的本源,你也明白吧,小罗?”
罗子藤沉默的站着,并不打算回应男人的话。
“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叛变,他也肯定不会倒戈,所以你俩碰上就无解,真有那么一天,你要杀了他吗?”男人在青色的烟雾里露出一点笑意,语气里捎带了几分揶揄:“还是说那时候他已经身怀绝技,能够与你匹敌,你又要如何?与他同归于尽?”
“我带他走。”罗子藤回答道,转身离开了房间。

罗子藤没有十四岁以前的记忆,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已经在法会了。旁人要背书勤修学来的法术,他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吟诵都不用,法杖更是不需要。
十五岁他莫名其妙的做了法会的祭司,法会上下看他的眼里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他是天生的法师,却在接触世界的一瞬间就要背负罪恶和孤寂。
罗子藤总是迷茫的,他不明白为什么人生有十四年的空白,让他还来不及学会与人交流,就要先看到法阵与咒语,看到法会通缉犯在烈火里扭曲的面容。
于是他选择沉默,连与人说话的欲望都没有。
再后来他就遇到了第五烨。第一眼很远,他只看到少年熨帖的黑色头发,初显锋利的下颌线条。罗子藤瞬间觉得自己有一种想要与他说话的冲动,这种他无法抑制的感觉在他身体里拼命叫嚣,占满了他全部的思维。
他甚至会在半夜惊醒,梦里是繁星满天。

即便如此,罗子藤也无法定义第五烨与他的关系,挑明身份前他们各自防备,心知肚明后又可以在战场上泰然自若的对对方说出“好久不见”。在猎猎狂风和刀光剑影里,罗子藤感到自己浑身上下都燃着一把无名火。
四年后对着十八岁的第五烨,看他终于忍不住要与魔物实打实的契约,罗子藤脑子里那根弦“啪”的一声烧断了。
他要将敌我双方都烧得干干净净,最后只留下他和他梦里的星辰。

第五烨睁开眼,窗帘蓝色的影子在地上摇晃着。他放空了一会儿,想要起身,发现脑袋像是裂开一样的疼。他呲了呲牙,只好继续躺着。
这回是什么呢,第五烨想,幻术?我回去了?还是我死了?
他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只记得最后仿佛到处是火和灰,空间也在扭曲,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喊声撕心裂肺,他的意识支离破碎。
又躺了一会儿,第五烨从床上下来,拉开了房间的窗帘——窗外是一个种满了藤蔓的院子。一支爬山虎绕过窗框,缠在窗户把手上。
第五烨小心的打开窗子,爬山虎上竟然传出了响声。
他凑近了去看,发现叶片下,细细的藤上系着一颗星星状的铃铛。

   
穿过血与火,罗子藤对他说:“我带你走。”
那时候他看到他脖子上系着一根银色的线,贴着罗子藤的锁骨,最终隐没在他的衬衫里。在身边一切都在崩塌的巨大轰响中,第五烨还是听到了——
响在罗子藤的胸口,清脆又细微的叮铃一声。

【FIN】

【后记】
     一整篇加起来写了快到六千字吧,是写过所有短篇里最长的一篇【所以第五我还是爱你的】
想表达的东西很多。这篇里面第五烨十八岁,罗子藤十九岁,我本想写出少年的成长,写出彼此之间的委屈和纠结,又无论如何都不服的气势。大概就是“你看,我喜欢你呀,你为什么要站在我的对面?”
但是能力有限,还是词不达意,最后只能写写后记过瘾。
希望他们能在另一个空间相遇,没有这么多束缚,专心搞给【说啥呢】,所以下一篇不如写个校园paro吧【不
最后还是感谢我翅的人设,你家所有儿子女儿我怎么写都写不够,一有精力就想开坑。
依稀记得自己在上篇结尾的地方说过要给自己发糖,结果下篇还是不甜,决定补个段子——
    #所谓那什么眼里出那什么#
第五烨:别看我了,我介绍孙殣给你认识。
罗子藤:我认识。
第五烨:没我好看?
罗子藤:嗯。

没啦!

小四
2016.12.29

评论
热度(2)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