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结伴旅(tao)行(wang)#
“……你是?”孙殣仰起头,眼前这个男人一身灰衫,眼镜后面的一双眼睛正尽量露出温和的笑意。
“我叫郯洱。”男人答道。
孙殣面无表情,仰着头看人让他脖子很累,于是他调整回正常姿势,说:“请您让一下。”
“让一下好的……等等你不觉得我应该有话和你说吗?”郯洱看着这两个根本不抬头的男孩,内心十分挫败。
“那你说。”
“其实你看这个大陆这么多年纷争四起……”郯洱抬了抬眼镜开始讲。
“哥,”一直在后面默默站着的孙殁扒拉过孙殣的肩膀,趴在他耳朵边和他念叨,“我觉得这人精神不正常。”
“嗯。”孙殣点头,根本没管郯洱正激情澎湃的演讲,“还听吗?”
“不听了,没劲。”
“那走吧。”说着孙殣抬腿就走,经过郯洱身边目不斜视。
郯洱一急,伸手去抓了下孙殣的领子——那一瞬间他觉得有一阵风扑面而来,他松了手下意识往旁边躲,一班斧子已经停在了他颈边。
周围的空气冷了下去,像是有雾,当空一轮冷月如霜。
郯洱心里暗暗惊讶了一下,但他随即笑着举起双手,没有一丝慌乱,他说:“别激动,我肯定打不过你们。不过斧子不太适合你,睚眦的武器那么多种,你该挑个轻巧点的。”他又转头去看孙殁,说:“蜃对精神力要求太高,你这个年纪用这种大型幻术容易失控,收了吧。”
郯洱保持着乖乖投降的姿势,语气却很认真。他与孙殣那双金色的眼睛对视,十分愉悦的想着,啊,我要找的就是这种眼神,像是随时都可以跳出一头猛兽。但是搞不好今天就要栽在这两个小子手里啊……啧啧啧,我真是在用生命发掘人才。
“怎么样,我可以教你们如何使用契的能力,跟我走吧?”单刀直入式。
“不。”
“其实我也是个通缉犯,你们两个小孩子,和我一起走其实更安全。”循循善诱式。
“不。”
“……”郯洱觉得自己遇到了此生诱拐孩子,不,是收徒的最大难题。
他仔细打量着这两个有些瘦的男孩,衣服也不是很合身,偏偏有种可以制霸整个大陆的架势。
“我会做饭。”最后,郯洱自暴自弃的说道。
“……”孙殣眼神晃了晃,把斧子收了起来。
郯洱一脸震惊的注视着他,突破点在这吗?!
但是孙殣根本没理他,他回头和孙殁说话:“你定。”
孙殁耸耸肩,幻术也解开了,回道:“虽然我觉得他有病,但是会做饭挺好的,带上他咯。”
谁带上谁啊?!郯洱愤怒。
“走吧。”孙殣抬头看他一眼,算是有所表示。
跟在后面的孙殁一巴掌拍上郯洱的胳膊:“走啊,诶对了,你都会做什么饭啊?我不喝粥,我哥不吃洋葱。”
上哪给你弄洋葱?!
郯洱认命的跟上他们,行吧,人才都有点脾气。
但他仍然对这个结果感到满意,他已经预见到了有孙殣和孙殁参与的那个未来。
此时的孙殣和孙殁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漫长的人生中遇到过许多像他们这样的孩子,那些人现在分布在整个大陆,每个都是可以带来变革的重要人物。
而在郯洱看来,他们都只是一帮逆徒。

END

对就是瞎写。
还有坑没填,然而就是想摸鱼。
啊脑补着小殣哥和小孙殁( ´艸`)可爱。

评论
热度(1)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