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明知故问#

“所以到底要怎么办?”第五烨背靠着巨大的石头,问道。
但并没有人给他回应,就在耳边呼啸着的山风让他头痛不已,他努力让头发不挡住他的视线,手忙脚乱还要防止自己掉下去。
罗子藤站在旁边,兜帽早就掀翻过去,黑斗篷在风里翻转着抖动,带出一阵剧烈的摩擦声。
这么耗下去也不是个事,第五烨想着。但罗子藤根本不打算理他,让第五烨十分费解,就说你平时不爱说话这种危机关头你怎么不得有点表示啊?再说平时我和你胡扯的时候你也句句都回啊?
第五烨用一种十分复杂的目光注视着罗子藤,头帘糊了他满脸,让他看的很不真切。
罗子藤没转头,他绷着嘴角,浑身上下冷得像冰,眼睛里某种焦灼情绪呼之欲出,但他仍是一动不动。
这时候的第五烨突然怔愣了——他觉得罗子藤身上带了些他不能理解的,莫名其妙的怒气。
“别急。”罗子藤突然说到,在第五烨没反应过来之前,他一个翻身越上他们身后那块大石头,腰侧的匕首发出熔金般的光。
罗子藤是法会的祭司,但这是他的职位。单纯点说,他其实就是个法师。
但他和第五烨见到过的任何一个法师都不一样——他没有法杖,不念任何教条般的咒语。他的匕首从始至终没拔出来过,却可以带着焚烧一切的热量,结下他的法阵。
第五烨在热浪中艰难抬头,爬上唯一一块没烧红的石头站在罗子藤旁边。
没有冲天的火光,第五烨也没看到什么阵,只是那些遍布全山的怪物在地上佝偻着挣扎,最后消失不见。
罗子藤还是一点表情都没有,第五烨震惊着脑补,大概这山就是他的阵。可他还没想出个一二三,手腕就被罗子藤一把攥住,力气之大,疼的第五烨恍惚觉得自己的血已经不往手上流了。
他刚要挣扎,突然脑中嗡的就想起了什么。抓着自己的这只手很凉,掌心还微微湿润,让第五烨一下就想起第一次见到罗子藤时他有些苍白的面色。
第五烨突然就明白了他刚刚莫名其妙的愠怒,和他不发一言的……紧张。想到这里他觉得有些好笑,这么厉害的人,怕这个却怕的不得了。
于是第五烨放弃抵抗,哪怕自己的左手已经麻木得没有知觉了。他甚至真的笑出来了,然后一本正经地问身边的人:“罗子藤,你恐高吗?”

END

说实话我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题目微博看着的,发现自己真是可以无限跑题然后悬崖勒马。
别问我他们遇到什么事了我根本没想。

评论
热度(1)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