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祝松】花吐症


凌晨时分,祝融从梦里惊醒。
睁开眼的瞬间却忘了自己梦见了什么,祝融侧头看了看还未亮的天,决定再躺一会。
他又陷进了重重叠叠的梦境里,梦中总有同一个人。等到天光大亮,窗外的说话声音越来越多,祝融才再次醒过来。
祝融从床上起来,他做了太多梦,醒了又记不真切,嗓子还紧得难受,当真不是舒坦的一晚。

“祝融,你醒了吗?”
三声不轻不重的叩门声响起,随后便传来赤松子清亮的声音。
“稍……”堪堪发出一个字的声音,祝融突然感到喉咙里奇痒难耐,紧接着胃里一阵翻涌,他下意识干呕,吐出了……一朵桃花。
祝融看着手里小巧而粉嫩的花,一时有些迷茫。
他司掌火的力量的多年,给人间送去光明与温暖,也算见过众生百态,前些天他甚至还经历了一场百年不遇的天劫。
他从未听说过口吐鲜花的奇闻异事,头一次见,就发生在自己身上。

门外,赤松子又敲了三下,有些疑惑地问道:“祝融?你在吗?”
“稍等。”
门里终于传来应答,不消片刻木门从里面打开,祝融出门看到赤松子,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说话。
赤松子却笑着对他说:“早上好。”
祝融发愁地皱起眉头,他难免要说话的,可说话就要吐花,他又没法和赤松子解释。
“你怎么了?”赤松子一瞬就反应过来。
“……”沉默半晌,祝融拉过赤松子的手,在手心写道:“嗓子不适。”
“那先拿些药去?”
祝融摇摇头,又写:“不用,走吧。”
赤松子也不强劝,他叮嘱道:“要是一直不见好,你要同我讲。”
祝融轻轻握了下赤松子的手,然后点了点头。

“你既然都能和我说这么多,怎么就能忍住一天没和他说一句话?”鹿神伸手把满柜台的腊梅玉兰金盏菊拂到一边,抬起眼来看面前的这位火神。
祝融说:“我还不知道这是什么病。”
丁香。
“怕他担心。”
鸢尾。
“想问问你有什么办法。”
风信子。
鹿神索性不去管了,面上前所未有的认真,他问:“你真不知道这病是什么?”
祝融心中一沉,摇头。
鹿神盯着祝融紧绷的脸看了半天,那人一脸严肃,仿佛真的等着自己宣布他的死期。
鹿神一手撑着额头,突然笑了起来。
他说:“相思成疾,无药可医。”

从鹿神的酒馆出来,祝融一路走到森林的入口处。

祝融第一次见到赤松子的时候,两人都没有成年。森林里光影斑驳,还没长高的赤松子身边立着巨大的白鹤。赤松子伸出手去,白鹤就低下头来,让他摸摸它头上柔软的羽毛。
祝融没敢走近,连呼吸都放轻了。但赤松子却朝他走过来,站在他身前一步的位置。不远不近的距离,祝融看到少年青色的眼眸里像是有水光流动。
那时候赤松子说:“你好。你是祝融吗?我听说过你。”

后来他们成年,继承水火之力。成人礼后,祝融看到等他一起回家的赤松子,已经没有了小时候略显圆润的脸型,下颌的线条十分利落,只是看着他的眼里仍然会漾起笑意。那时候赤松子对他说:“以后就常在一起了。”

天劫之前河水倒流,暴雨如注。他急得火烧眉毛,满心都是如何让那条引发灾祸的大鱼就地伏法。赤松子按住他的肩膀,神色和语气都很平静。那时候赤松子说:“你我都尽力,最坏也不过共死。”

祝融与赤松子相识十年,明知他们各安天命,却在灾难面前自私地要握住他的手。
怎么可能不喜欢。
教他如何不相思。

第二天再见面,赤松子没有主动说话,祝融也绝不开口。
沉默了一会,赤松子问:“嗓子还没好吗?”
祝融点头。
赤松子板着脸,看起来是生气了,但说出的话依然不带着凌厉的气势,反而一如既往的平和:“为什么不和我说实话?鹿神都告诉我了。”
祝融眉头一跳,下意识问道:“他告诉你什么了?”
这一说话,几朵金银花从祝融嘴里飘了出来,掉在赤松子面前。
赤松子眼睛微微睁大了些,他弯腰从地上拈起一朵来瞧——是真的金银花。赤松子一个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道:“竟然是真的。金银花清热去火,你还有吗?”
祝融无奈地看着赤松子以拳抵唇忍笑地模样,叫他:“松子。”
这一句带出来的又是金银花,赤松子摆摆手,说:“我开玩笑的。鹿神告诉我你说话时口中会吐鲜花,还把他柜台上摆着的花指给我看,说都是你吐的。”
祝融心里松了口气,心想幸好没说别的。
“他还告诉我,此症乃心病所致。”
祝融一口气又提到嗓子眼,心想鹿神我饶不了你。
“所以……你有什么心事?”

祝融的心咚咚地跳着,紧张得头发上都带起鲜亮的火光。他从来做事干脆了当,说一不二,唯独这种时刻乱了阵脚。
在这种略微狼狈的慌乱感中,他忽然就想起了他一遍遍做过的梦。
他们站在丿老化作的海棠树下,十指交扣,唇舌交缠,红色的丝线绕在他们身上。明明是暧昧的画面,却肃穆地像是在兑现一个久等未到的誓言。
祝融平静下来。
感情就像满溢的水,他比任何时刻都能正视自己的心意。
祝融说:“松子,我喜欢你。我爱着你,这就是我的心事。”
这次随之而来的是一朵白色的茉莉。

赤松子眨了眨眼睛,声音是十年不变的温和,他说:“我知道。”
他知道……他知道?!
“我本以为你也知道,我喜欢你这件事。”赤松子说着,看到祝融茫然的样子,还是想笑。
他走近了一点,勾过祝融的手指,又说:“鹿神还告诉我,怎么解此症,我猜你也不知道。”
赤松子凑过去,给了祝融一个如梦中一样的吻。

片刻后赤松子退开,轻声问道:“好了吗?”
祝融看着赤松子,他面色微红,目光却毫不躲闪,坦荡地注视着自己。
还似当年初见般,声姿高畅,眉目疏朗。
于是祝融倾身抱住了他,说:“没好。”

永远都好不了了。



FIN

2016.7.22
小四

就是想让祝融吐。

其他的花都是随手写的,最后那个茉莉,花语是:你是我的生命。但其实我查花语的时候,看到的说法都不太一样,最后决定是茉莉单纯从它音同“莫离”这一点来想的,觉得还是挺美好的寓意。















评论(4)
热度(94)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