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祝松】朝暮

*大鱼海棠只看了一遍,全凭脑补,ooc是我
*有个别私设

洪水过后的天气还是很好的。
赤松子出门的时候太阳刚刚冒出一点,远处的天空泛着熹微的白光,而自己头顶,还是深邃的蓝色。
他沿着水边走,虫鸟的鸣声交织成一片,草叶上的露水沾湿了他的衣摆。
万物生长,宁静平和。这是浩劫过后的第三天,一切都恢复的和之前相差无几。
赤松子蹲下身,伸手触及水面,感受了一会水中的情况。未几,他收回手,跃进了河里。
天空中的白光已经看不见了,整个世界都是流动的蓝。

“松子——”
不知过了多久,岸上传来这样的呼喊。赤松子浮出水面,看到了朝阳薄光中的祝融,他红色的头发耀眼得像是另一个太阳。
赤松子走上岸,身上的水已经不见了。周围的人多了起来,小孩子们追逐着乱跑,嫘祖牵着她的马来到河边。
新的一天开始了,赤松子对着祝融笑起来,说道:“早安。”

“今天有什么事?”祝融问。
“南边有一条河改了道,我去看看。”说着赤松子便召来了鹤,他坐上去,下意识把手递了出去。
递出去了他才觉得不对,不是多大的事,自己去看看就行了,还不知道祝融有没有别的事要做。可没等他往回缩,祝融已经握住了他的手,翻身坐到了鹤背上。
祝融说:“我与你一起。”
赤松子收回手,也不多说什么,他摸了摸白鹤的颈侧,白鹤就张开巨大的双翼飞上了天空。
他不是第一次与祝融同乘白鹤,他们相识很多年了,一起解决过大大小小的事,甚至一起度过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浩劫。
但赤松子始终没说过,每一次祝融坐在他身后,将手掌搭到他肩上的时候,他的心跳都会有点快。

看到那条改道的河时,赤松子轻叹了口气,侧头对祝融说:“不太容易。”
祝融安抚地拍拍他的背,说:“先试一下。”
赤松子伸出手去,河水扑上河岸,汹涌着奔向另一个方向。此处岸上的土结实牢靠,赤松子想要冲出一条新河道引流,实在有些牵强。
河水流势愈发猛烈,有些不受控地拔地而起,赤松子手一抖,巨浪轰鸣着扑了下去,泥沙飞溅得到处都是。
突然间赤松子周身的气劲都安定了,力量源源不断涌上来——祝融的手抵在了赤松子的后心处。
狂燥的河水终于稳住了,但距离完成目标还差了不少。祝融的手掌紧贴着赤松子背后的皮肤,炽热的力量仿佛包裹住了赤松子的心脏,他有些晃神。
“专心。”沉稳的嗓音在赤松子耳边响起,赤松子回过神,忽地就平静下来。
他因祝融一句话燥如烈火,也因祝融一句话静如止水。
都说水火不相容,赤松子却觉得天地之间,他与祝融最相合不过。

处理完河道的事情,赤松子回程与后土说明情况,被从屋里冲出来的胤撞了个正着。他伸手扶了一下,小孩儿从他臂弯里探出头来向他身后张望,问道:“松子哥怎么没和祝融哥一起?”
赤松子松了手,说:“慢些走路。他去看海棠树了。”

人人都知道海棠树是丿的精魂。他生前掌管百草,是神医,更是一位智者。
祝融在树下仰头看,树上的海棠花始终开得繁盛。各式各样的鸟儿在枝头蹦跳,飞起来的时候会落下一两支柔软的羽毛。
祝融按着海棠粗壮的树干,说:“丿老,您当初说的话,我现在都明白了。”

那是懵懂的年纪,有人夜夜入他梦中。
毛燥的祝融跑去丿的家里,问道:“丿老,有一人,我想起他便心慌,是为何?”
老人看着窗外盘旋的凤凰,答道:“因为他在你心里时隐时现,你才会心慌,若这个人住在了你心里,你便安定了。”

到如今不知多少年,那人早就在他心里扎了根。
在滔天洪水面前,祝融站在赤松子的身边,身上因运气施法而灼热,心中却平静得仿佛装着一泓清泉。
原来这就是我想要的安定了,祝融心想,是生是死,都在你身边。

赤松子乘在鹤上,一眼就望见了海棠树下坐着的祝融。白鹤落地,他走过去在祝融身边坐下,说:“今天可算闲下来了。”
祝融说:“怎么不回去歇一歇。”
赤松子笑了笑,说:“屋里闷热,不如在这外面坐着。”
祝融正要再说,赤松子的头已经靠到了他肩上。赤松子闭着眼睛,漆黑的头发散下来,他说:“就这样歇歇吧。”
怕赤松子不舒服,祝融伸手环住了赤松子的肩。肩上的头动了动,祝融轻声唤道:“松子?”
赤松子已经睡着了。

赤松子在梦里又见到了翻涌而来的巨浪。
祝融握着他的手,他们一起站在飘摇的吊桥上。这是末日般的光景,赤松子却觉得自己无所畏惧。
下一刻洪水没有了,他坐在丿老的屋子里,屋里铺满了丿老的白头发。
他问丿老:“如何能知晓别人的心意呢?”
丿老在晨光中和蔼地微笑,召出鸟儿为自己盘头发,他说:“祝融问过我同样的问题。”

赤松子醒来时正是暮色四合。
祝融的手还搭在他的肩上,他抬眼去看。祝融的红头发在暮光中张扬而热烈,带着熔金般漂亮的颜色。
祝融察觉到赤松子醒了,侧过头正对上他的视线。
这一眼仿佛看穿了彼此的灵魂,他们从不曾与对方剖白自己的心意,却每一个眼神都掩饰不了深沉的情意。
早该明白的。祝融低下头,在夕阳中亲吻了他的心上人。

自从天劫过后,去人间不再需要人类的信物,想到人间去的族人便越来越多。为此,族中想办法制定了新的规矩,等到正式实行,去人间就不会那么容易了。
而祝融和赤松子,将是新规定的执行者。
祝融问赤松子:“你愿意一直留在这里吗?”
赤松子说:“愿意。”
祝融又问:“那你愿意和我去人间看一看吗?”
赤松子笑起来,一笑飘然出尘,宛若霁月清风。
他说:“愿意。”

千山万水,与你共赴。
一往情深,皆在此间朝暮。



2016.07.13
小四

评论
热度(66)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