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剑三/策羊】几度梅花香(中秋番外)

太极广场上有很多人,林焕之还是一眼就望见了陆洵。
他穿着白色的道袍,衣领与袖口带着墨色。头发被发冠板板整整束起来,颊边的两缕也毫不散乱。
林焕之离得有些远,堪堪能看见他挥剑的身影。
那剑上凝满清光,破开空气仿佛有铮然的声响,陆洵足尖点地轻跃,八卦气场自脚下而起,震得地上的雪纷扬向上,遮盖住他的身形。
气吞日月,剑镇山河。
林焕之就远远地望着,觉得他衣袂翻飞的样子像一只翩然的鹤。
林焕之想,我真是太喜欢他了。

不管怎样,红衣银甲都太过引人注目,很多人都看到了林焕之。陆洵收了剑转身,似乎是仔细打量了一会,才走过来。
“你怎么来了?”陆洵有些惊讶,但是看到林焕之眼底难免流露出笑意,“什么时候来的?”
林焕之说:“刚到,来看看你。”
话一落地,陆洵仿佛是下意识的紧张起来,他有些僵硬的问林焕之:“你又要去哪里打仗?情况什么样?战事紧吗?”
林焕之愣了愣,哭笑不得地伸手去摸陆洵的脸,陆洵被冰的向后缩了缩。
“没有战事,我调任到长安,离你近了许多,过来与你知会一声。”林焕之笑着说,“刚刚调过来没有什么事,正好赶上上元节,你能下山吗?我请你吃元宵。”
陆洵像模像样地抱了下拳,说:“那贫道可却之不恭了。”

到长安时是傍晚,正月里到处都喜庆,红灯笼一户挨着一户地挂,卖元宵的铺子里传出熙攘的人声,店老板忙的不可开交,钱袋子里的铜板撞的叮当响。
林焕之和陆洵随便找了个位置,要了两碗黑芝麻的元宵。陆洵在蒸腾的热气中拿起勺子,有种恍惚感。
他很久没过什么节日,纯阳宫里十年如一日的冷清,逢年过节纵然祭祖燃灯,师兄师弟们一起说话,笑容也是寡淡。
他师父说的对,他心有执念,不适合修道。陆洵只是隔着朦胧的雾气望着林焕之的脸,就觉得自己心甘情愿要跌进万丈红尘中。
“回回神,愣着想什么呢?”
林焕之突然出声,陆洵把端着的勺子送向嘴边吹了吹,说道:“你以前不爱吃元宵。”
林焕之说:“确实啊……又甜又黏,不太喜欢。”
陆洵说:“那怎么今年想起来了?”
林焕之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答道:“今年就突然想吃……觉得应该好好和你一起过上元节。”
陆洵低头瞧着元宵碗,耳根发热,开口怎么也掩饰不了欣喜与暖意:“那一会一起放个灯吧。”
“嗯。”

街上卖孔明灯的店家提供笔墨,陆洵挑了个最普通的红纸灯,林焕之把笔递给他,说:“写写心愿吧。”
陆洵心想,我的心愿就是不要每次见到你你都像个血葫芦。
但他没说出口,把笔又递回去,说:“你写。”
“我写?”林焕之一脸震惊地看陆洵,“我写字不好看。”
陆洵弯弯嘴角,说:“我知道你写字不好看。”
林焕之无奈地接过笔,一笔一划的写了个“平安”。
点火放了灯,陆洵和林焕之站在拥挤的人群里看它缓缓上升,最终汇入到夜空中的灯群里,平安二字再也瞧不见。
林焕之在陆洵的广袖里握住他的手,对方也轻轻回扣过来。
他突然就觉得光是平安还不够。
月赋情长,他想要和陆洵一世长安。

2016.02.22
丙申年正月十五

ps.文里面林焕之说想和陆洵一起好好过上元节,算是个间接的表白吧,因为今早恰好看到江宁婆婆的一条微博——“早上好!今天是中国传统节日里最富有情人节特色的上元佳节啦,有没有和你的那个ta晚上一起赏灯相约灯火阑珊处啊”
嗯……就是这么个寓意吧。



终于!发完了!

评论
热度(5)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