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剑三/策羊】几度梅花香7

7.
“还剩多少人?”林焕之跨上马,问道。
“禀将军,还剩三百人。”参军如实回答。
“敌方呢?”
“两千上下。”
“挺好,”林焕之掂了掂手里的长枪,居然笑了起来,“比项羽那时候强多了。”
参军沉默下去。这本是个无论如何都让人笑不出来的情况——若要突出重围,三百对两千,无异于以卵击石;若要按兵不动,援军最快也要明日到,而今日敌军只要出兵,他们同样会全军覆没。
“传令吧,”林焕之突然开口,脸上已没有了笑意。从边塞吹来的寒风打在脸上,让人有种皮肤快要被割裂般的疼痛,而他面无表情,在呼啸的风中岿然不动,像一柄打磨了多年的剑。
“准备突围。”
——是生是死,也不过赌一把。

林焕之打过很多场以少敌多的仗,每一场都与今天一样,又有些许不同。
相同的,便是每次都以命相搏,纵是身上有千般本事,敌方精兵良将,也不会让自己得了便宜。
不同的,大概是这次即使胜了,也不会有一个人收到战报后千里赶来,不由分说的把自己带去万花谷了吧。
林焕之挥枪出去,将一名骑兵挑下马,更多的敌人便挥舞着兵器冲上来。他猛地抖了下缰绳,提枪迎上前去,余光看到西边渐沉的夕阳。
光线在缓慢的被收走,汇聚到落日上与它一起融化在远山之中,用最凄艳的颜色渲染出一个苍凉的黄昏。

林焕之不知自己杀了多少人,按照计划他要在天黑之前破开西侧包围,打开一个缺口,现在离成功只差一步,他的眼前却已经阵阵模糊。冰冷的刀刃破开他的血肉,疼痛撕扯着每一根神经,在寒风中他有种心脏已经停止的错觉。
但他紧了紧手中的枪,心里盘算着最后这时刻自己还能带走几个。
到底还是回不去了啊。这样的念头在心中一闪而过,将本来平静的心情带出了几分苦涩。不过也好,血与肉,尸骸与灰烬,这些你都看不到。
林焕之收了杂念,再次催马上前,用力抡起一杆漆黑长枪——
却在这时,蓝色的气场从天而降,淡淡的光芒在他周身萦绕。
他回过头去。
暮色四合。
剑气破空而来,刃光落下时将敌人震出十步开外,没避开的便血溅当场。那人白袍高冠,身姿挺拔,衣袂在风中猎猎作响,一瞬间仿佛有冷冽的梅花香肆意弥漫。
林焕之有些怔愣地望着他,记忆中那个安静的人从来没有这么意气风发过。
陆洵转过头看向林焕之,对他说道——
“焕之,说好的出生入死我们一起,你要食言,我却偏要说到做到。”
“但我不想死,你也不能死,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没对你说。”
“等活下来,我告诉你。”

评论
热度(3)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