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南京故事》

5.
      杨泽成了宋睿店里的常客,下了班就会过来,然后和宋睿一起提着一碗糖芋苗离开。
      吕斗砂总是亲眼目睹两个人之间无聊的互动——
      杨泽用手拨了拨宋睿额前的头发,说:“你头发该剪了。”
      宋睿说:“一会儿去剪。”
      杨泽说:“我给你剪,我手艺好,保证你喜欢。”
      宋睿平静地从他手里拿走刚刚还在柜台上放着的剪子,说:“闭嘴吧你。”
      吕斗砂本以为杨泽是个职场精英,现在看起来更像个大学生。他问黑沚莫:“谈恋爱的人都这样吗?”
      黑沚莫看着他家还牵着自己手的糕点师,笑着说:“可能是吧。”

      杨泽确实是个职场精英。他大学成绩优秀,大四就和心仪的公司签好了合同,三年做到总监,顺利调到南京。外人眼里他滴水不漏,工作时投入而认真。
      杨泽和宋睿在一起后,黑沚莫问他:“你想联系他早就联系上了吧?”
      杨泽说:“应该可以,但我没准备好。我有自己的考量,不想把‘喜欢你’这句话说的很随便。”
      黑沚莫仔细打量一遍他,说:“你比以前稳多了。”
     “谢谢,”杨泽笑道,丝毫不领这句夸奖的情:“你以前总是到处乱跑,遇见吕斗砂之后不也安定下来了吗?”

      七月末,盛夏的阳光铺天盖地,空气都热得扭曲。杨泽和宋睿安分地待在屋子里吹空调。
      他们之间隔了一张方木桌,杨泽拿起手机,放了一首歌。在前奏响起的时候,杨泽突然开口叫他:“宋睿。”
      宋睿抬头看着杨泽,杨泽说:“我在想,‘我也喜欢你’这句话,你什么时候对我说呢?”
      宋睿没说话,但也没有移开眼睛。半晌,他突然站起来,手机里的音乐刚好转进了副歌。

      「流水流过几个趟,一座座桥梁
         我怀念这个老地方
         谁随着乡音哼着唱,你还是旧模样
         我却早已变了样」
     
      宋睿绕过桌子走到杨泽面前,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杨泽想笑,宋睿按住杨泽的肩膀,低头就亲上了杨泽的唇。杨泽伸手抱住他,觉得宋睿真是个行动派。

      「落花落尽了几度殇,还剩旧年华
         你信中透露的念想
         曾经的歌谣轻声唱,月儿弯弯望
         物是人非但你难忘」

      他的吻里有糖芋苗的味道,杨泽心想,这真是太糟糕了。

FIN

2016.5.22

写大概5000多字就为了安利一首歌【不是
西瓜JUN的《狂野想乡》,排骨也唱过,仙儿也唱过,都挺好听的。
希望笔下所有人都有甜如糕点般的爱情。
以上。

小四

评论(5)
热度(3)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