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南京故事》

3.
      杨泽回南京前就联系了黑沚莫,公司里交接的事忙了几天,今天下午才有空和他见面。
      黑沚莫给两人的杯里倒满茶水,问杨泽:“回来几天了?”
       杨泽说:“三天。看来你在南京待的挺好的。”
      黑沚莫说:“定居了。你怎么打算?”
      杨泽说:“当然是留在这里。如果能像你一样,和喜欢的人一起生活,就更好了。”
      黑沚莫想了一下,问他:“你说的那个人在南京?”
      杨泽笑了笑,喝了口茶,放下杯子的时候眼里有些失落。
      他说:“七年没联系了。”

      晚上回到租的房子,杨泽开了灯,坐在餐桌前,打开下午刚买的糖芋苗。
      透红的汁水与桂花的清香,和记忆中高中时代的糖芋苗别无二致。杨泽舀起一口吃,心想到底没有当年的甜。
      宋睿爱吃这种甜品,而杨泽对甜食并无感觉。往往放学之后绕个远路和宋睿去吃糖芋苗,杨泽只是坐在一边干等着。
      杨泽问宋睿:“不会吃腻吗?”
      “不会吧,我从小就吃。”宋睿举起勺子,说:“不是很甜,你尝一尝?”
      那时候宋睿嘴上沾着红色的糖浆,端着一碗糖芋苗看着自己,杨泽鬼使神差地凑过去,吃掉那一勺蒸得烂熟的芋苗,所有糖分都从舌尖化开,满嘴的桂花甜。
      宋睿问他:“怎么样?”
      杨泽含糊地回答:“还行。”
      事实上他胸腔里咚咚作响,在甜腻的味道中突然醒悟过来。
      他还不敢妄言爱,但在那一刻杨泽清清楚楚意识到,他喜欢宋睿。

      之后的几天,空闲时间杨泽便向老同学打听宋睿的消息。结果与宋睿同班的人都不知道宋睿的联系方式,自己班里的人更不清楚。
      杨泽正考虑着要不要联系宋睿的爸妈,黑沚莫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晚上一起吃饭吧,介绍你认识吕斗砂。”
     “行。”
     “你下班给我打电话。”
      挂了电话,杨泽又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决定再想想别的办法。

      下班后杨泽先和黑沚莫碰面,再跟着他去接吕斗砂。快到店门口,杨泽诧异地说他来过这这家店,还没等他问出下一句“你男朋友不会是那个卖给我糖芋苗的糕点师吧”,穿着白T恤牛仔裤的宋睿,就在杨泽的注视下,推门而出。

TBC

宋睿:你现在吃的不甜是因为你没放糖。









评论
热度(2)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