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南京故事》

2.
      夏日正午的阳光晒得篮球场上散发着烤胶皮的味道。
      宋睿坐在球场边的树荫下,一抬手接住了同学抛过来的篮球。那同学跑过来坐下,一边掀起衣摆擦汗,一边说道:“你替我一会儿,太热了。”
      宋睿还穿着牛仔裤,本是没准备去打球,结果现在球都到了他手里,场上一群人还等着,他也没有拒绝的道理,只好抱着篮球走过去。
      对面的一个男生宋睿没见过,穿一身篮球队服,头发不长,腰背挺拔,站在一群一米八几的男生中也显得高挑。
      宋睿运球过去,那男生过来挡他。宋睿护着球往旁边闪,将球举过头顶,脚下一垫,抛了出去。篮球在篮筐边缘轻轻一转,从网中漏下去,得了个三分。
      本是来拦宋睿的男生愣了愣,转身时笑着对宋睿比了个大拇指。
      一场下来所有人都是大汗淋漓,宋睿又走回树荫下,看见刚才对面的那个男生也跑过来。他递给宋睿一瓶矿泉水,说:“我叫杨泽,刚来南京上学,你叫什么?”
      宋睿接过水,抬头看着杨泽,说:“宋睿,睿智的睿。”

      杨泽和宋睿是邻班,家住的也近。俩人从一起打球到一起上下学,同学评价:就差一起上厕所了。
      彼时杨泽搭着宋睿的肩膀,对同学说:“其实我们也一起上厕所,只不过你不知道。”
      宋睿神色平静,接道:“闭嘴吧你。”
      宋睿是个话不多的人,在他过去的人生中从来没有遇到过杨泽这样开朗跳脱的朋友,且能和自己相处得合拍又默契,像是认识了很多年。

      三年的高中一晃过去,习题册一扔就是各奔东西。
      杨泽穿过喝得东倒西歪的人群找到宋睿,对方正坐在酒桌旁边的沙发上发呆。
      杨泽坐到他旁边,问:“喝多了吗?”
      宋睿摇头,轻轻说道:“没有。回家吧。”说着他站起来,脚下一个不稳向前栽,杨泽眼疾手快从后面拽住他,把他胳膊架上自己的肩膀,无奈道:“真不知道我不来你怎么回家。”
      出租车里只有夜间广播的声音,杨泽以为宋睿睡着了,却突然听他开口:“你留在南京吗?”
      杨泽说:“家要搬走,要考到哪还没决定,你呢?”
      “就在这里。”
      “挺好的,常联系啊,等我回南京来找你。”
      宋睿嗯了一声,偏过头闭上了眼睛。
      一直把宋睿送进了家门,杨泽才离开。宋睿在自己卧室的窗户前看到杨泽走了几步回过头朝自己这边挥手,又转回去接着走。
      路灯把杨泽的影子拉的很长,宋睿安静地看着,觉得自己前所未有地喜欢他。

      后来杨泽考去北京,经常给宋睿打电话。宋睿却觉得自己的日子从没这么难熬过,日复一日,几近崩溃。
      他再也无法把杨泽当做朋友,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杨泽离开南京后突破宋睿能承受的极限。他在不敢开口的暗恋漩涡里独自沉沦,痛苦无比,却又在接起杨泽电话的一瞬间放弃挣扎,甘之如饴。
      直到宋睿也搬了家,他在新房间里坐了一下午,拔出自己的电话卡就扔进了垃圾桶。
      他想起他和杨泽第一次见面的篮球场,杨泽递给他一瓶水,脸上的汗濡湿了发尾。
      他想起他与杨泽骑单车经过梧桐茂盛的街道,风吹起校服的衣摆,杨泽一路有讲不完的话。
      他想,长痛不如短痛,他们最好再也不见。
      可天不遂人愿,分别后的第七年,杨泽仿佛从天而降般,再次出现在宋睿的眼前。





     

评论
热度(3)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