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南京故事》

*没填完坑就又开坑的我。
*小短篇,五小节结束。
*其实是个安利【?】

1.
      宋睿刚一脚迈出后厨,心中就陡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他看见一个人推开店门,向前台走来。只是一瞬间,宋睿就看清了那人的脸,在一切情绪还没来得及占领脑海之前,他先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这一步正好绊到门槛上,宋睿猝不及防向后倒去,还撞歪了门口的柜子。柜子上面的空纸箱稀里哗啦地砸下来,和着宋睿倒地的声音,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响。
      前台的吕斗砂吓了一个激灵,回头去看,只能看到宋睿露在箱子外的一只脚。他正准备过去帮忙,柜台前一个男声响起:“你好。”
      天大地大生意最大,吕斗砂迅速转回身,看见一个青年男人站在面前,个子挺高,穿着白衬衫,西服外套搭在臂弯里。他显然也听见了刚才那一声响,礼貌地问道:“你需要去帮忙吗?”
      “不用,”吕斗砂摆手,说:“您需要点什么?”
      “一碗糖芋苗。”
      “好的稍等。”吕斗砂手上打着包,店里陆续进来很多人在后面排队,他把包好的糖芋苗递过去,收了钱,说道:“谢谢惠顾。”
      男人笑了下,转身离开。吕斗砂则迎来了他一天之中最忙碌的时候。
      直到晚上七点半,吕斗砂准备下班,一转身,发现宋睿还埋在箱子里。
      吕斗砂惊恐地冲过去,把纸箱子都搬开,蹲下看着宋睿,问他:“老板,你没事吧?”
      宋睿望着天花板又眨了眨眼,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土,说:“没事。该下班了?那回家吧。”

      立夏已经过了,南京夜晚的空气潮湿而炎热。宋睿心不在焉地走在霓虹闪烁的大街上,最终还是停在一棵行道树的旁边。
      他背靠着粗糙的树干,有些难过,又有那么一点点高兴。
      杨泽的样子和声音都没有变,一如七年前。
      是了,那也是一个夏天。









评论(1)
热度(3)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