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剑三/策羊】几度梅花香5

5.
第二天林焕之果然又来,江穆对陆洵说:“你别指望我,我去说他明天肯定还来,我哪有功夫解决你们的个人恩怨?”
陆洵扯平衣服上的褶皱,问:“他在哪里呢?”
江穆说:“云锦台。”
陆洵点点头,又正了正发冠,背好佩剑,对江穆说:“这些天麻烦你,日后若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开口。”他顿了一顿,才道:“再会。”
江穆笑笑,说:“保重。”

云锦台是出谷入谷必经之地,陆洵到的时候,林焕之不知等了多久,正靠着柱子闭目养神。
陆洵很久都没仔细打量过这样的林焕之了,自从林焕之去了天策府,他时常见到的要么是林焕之眉头紧皱想事情的样子,要么是林焕之浑身是血昏迷不醒的样子。
而现在,那人穿着暗红布衣,挂着银亮轻甲,威风的长枪倚在一旁,他头发扎得很利落,眉头都舒展开来,棱角分明的面容沐浴在阳光里。
这个样子有点像他小时候,躺在草地上闭目休息的时候。陆洵正想着,林焕之突然笑了,他睁开眼睛说道:“来了怎么不说话?”
陆洵面不改色,答道:“刚要叫你。”
林焕之拿了身侧的枪,走到了陆洵面前,说:“我半月前去纯阳找你,你师父说你不在。”
见陆洵没应声,林焕之接着道:“洛阳城找了个遍,稻香村我都回了。昨天好不容易寻到这万花谷,你还不见我。”
陆洵仍是不说话,林焕之哭笑不得地说:“所以你到底在生什么气?”
听到这句话陆洵只觉得心中气血翻涌,几天来的心事都纠结在一起,他抽出剑来指着林焕之,问他:“我为什么生气,你不知道?”
林焕之无奈地摇摇头,像是没看见那把剑一样走近,他向前走,直到剑尖指到他喉咙。
沉默的对峙,林焕之看着陆洵,陆洵放弃地垂下了胳膊。
林焕之走到陆洵身前,很自然地从他手中拿过他的剑,帮他重新插回到剑鞘里,开口道:“陆洵,你听我说。”
“我是去打仗,那是战场,和比武切磋不一样。”
“我是个当兵的,这件事就该我去做,但你没有这个义务。”
“此行凶险,也许真的会回不来,但是我……”
——但是我想让你好好活着,我舍不得让你去冒这种险。我希望你能在那个有梅花有仙鹤的地方安稳地过一辈子,不再受半点苦。
这是林焕之心里的话,但他觉得没必要说出来。于是他顿了下,说:“总之,你不该去,这件事,我不会妥协。”
一直垂着眼的陆洵这时抬起眼与林焕之对视,他眼里平静无波,目光无悲无喜,像是什么都看开了。
他仔细看了看这个从小陪他到大的人,然后抬脚离开,只留下一句话。

他说:“那就祝将军旗开得胜,活着回来。”

评论(3)
热度(7)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