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剑三/策羊】几度梅花香2

2.
说是来叙旧的,陆洵每天与江穆说的话都不超过十句,关于林焕之他更是只字不提。
他每天就坐在江穆的药舍里喝茶,发呆,偶尔去落星湖边走走。
江穆也不管他,直到林焕之真的来找人。
江穆问:“你见不见?”
陆洵说:“不见。”
江穆说:“你不见他就不走。”
陆洵说:“那你就把他打发走。”
江穆笑了:“你吃我的住我的,这么得罪人的事你还让我做,我不帮你,你看着办吧。”
陆洵一直摩挲着杯沿的手顿住了,他点点头,说:“也好,那就让他在外面等吧。”
江穆盯着他看,但陆洵始终没抬头,最后江穆叹了口气,他说:“陆洵,我觉得你一点也不适合做道士。”

不适合做道士吗?陆洵想,那自己究竟为什么要年少离乡,拜师纯阳呢。
好像就是为了儿时一句玩笑般的话。

夏末的蝉鸣总是聒噪的。林焕之挽起了裤腿站在清浅的溪水里,捡了两块石子轻巧地抛了出去。
石子在水面上击了两次,最后落水时溅出的水花刚好打到岸边陆洵的身上。
陆洵不得不抬头去看一脸得逞表情的林焕之,有些无奈地说:“焕之,我的书都被打湿了。”
“所以不要看了,来来来我教你扔刚才那个。”
“还是算了吧……我学不太会。”
“哎,不试试怎么知道。林焕之趟着水走过去,用冰凉的手抓住陆洵的手腕把他拽起来“我不是说教你嘛,总是坐着你不觉得没意思啊?”
陆洵笑起来:“我觉得看着你玩挺有意思的。”

最后玩累了的两个少年并肩坐在了草地上,林焕之随手折了个草茎叼在了嘴里。
他用含混不清的声音问身边的人:“陆洵,你想过将来要去哪吗?”
陆洵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你呢?”
林焕之却没有直接回答他,说:“那天我见到几个纯阳宫来的道长,穿着干净的蓝色道袍,佩着修长锋利的剑,真像谪仙一样。我就想纯阳宫一定是个好去处,既能习武,还修身养性。听说那山上有雪,有仙鹤,还有梅花。”
陆洵问:“那你要去纯阳宫吗?”
林焕之说:“不,我不去,我要去当兵的。但我想你适合去那个地方。”
陆洵瞪他,“你不去凭什么让我去?”
林焕之就笑了,他向后仰倒躺在晒得温暖的草地上,任那些杂草乱七八糟地贴上自己的脖子。
他在明晃晃的阳光下眯了眯眼睛,回答道:
——“因为我觉得你穿那身衣服一定很好看。”

评论
热度(4)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