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蔺苏】伤风

*微博上看的三十题其中一个。
*越到考试脑洞越大。

病来如山倒。
花瓶就在床头,里面飞流新折来的梅花的香气和着炭火的味道浮动在整间屋子,梅长苏却一点都闻不到。
他轻轻吞吐气息,喉咙哽的难受,气管在胸腔里发出断断续续的轰隆声。
他想睁开眼睛,但是浑身灼热,仿佛在火上烤着,让他连抬起眼皮的力气都没有。
有一只手轻轻搭在他的额头上,微凉而干燥,拂去了他一头汗意。
梅长苏在这样一丝凉意中安定下来,彻底睡了过去。

梅岭是尸骨遍野的修罗场。
焦灼的土地,绝望的厮杀,鲜血喷溅在铠甲上,热度仿佛透过沉重的金属传遍全身。
林殊几乎脱力,目之所及全是举着刀剑的人。
他燥热的几乎发狂,仿佛要被一场大火焚烧殆尽。

琅琊阁里,他摘下一层一层的纱布,看见白衣白袍的人摇着扇子打量他,开口唤他:“梅长苏。”
他才知道那当真是一场大火,
将林殊这一生的潇洒恣意,戎马之愿,烧了个一干二净。

梅长苏缓缓睁开眼,身上仍是没什么力气,却不再难受,轻松了不少。
“伤风而已,这么久才醒,吓唬谁呢?”
梅长苏转过头,蔺晨就坐在他床边上,抄着袖子恨铁不成钢地看他。
他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下,道:“我醒的慢,说明你医得不好。”
“嘿,你个没良心的。”蔺晨瞥他一眼,嘴上说着他没良心,却伸手把梅长苏露在外面的胳膊掖回了被子,“你也给我省点心。”
梅长苏没回他,目光落在床头那空空的药碗上,突然道:“我刚才,见了林殊。”
这句话说的没头没尾,蔺晨却一下就听懂了。
“那你现在想他吗?”蔺晨问。
梅长苏闭上眼睛,突然想起当年初见蔺晨时他眼里细碎的光芒和流转的笑意,于是他也轻轻笑起来,他说:“蔺晨,你还记得我挫皮削骨,摘下纱布时你与我说的第一句话吗?”
蔺晨想了想,道:“梅长苏?”

“嗳。”

【END】

自己也不知道和题目有啥太大关联……
我的莫毛……寒假一定要写!……

评论
热度(19)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