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莫毛】同归

*第一篇http://skyapril.lofter.com/post/41e338_25696cd

*短篇

*HE……?请自行体会【。

*文风这样没救了



1.
穆玄英放下笔。
宣纸上的墨迹还没干透。
他没有点蜡,如水的月光照在他清秀隽永的字体上,照的那苦涩的诗句更添薄凉——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在这战火连绵的时候,他提笔,却只能写下这样的句子。
穆玄英静静地站在窗前,直到皮肤被夜风吹得冰凉一片,他还在想,
——人间惆怅事,究竟有多少呢。


2.
记忆中的稻香村总是很宁静。在清脆的鸟鸣声中悠悠转醒,穆玄英起床扎好头发,清凉的井水往脸上一泼,小心包好桌子上的两个包子,走出家门。
穿过檐廊再转几个弯,他就能看到靠着树的莫雨。
“莫雨哥哥!”
树下的人就转过头,像往常一样接过他递去的包子,和他一起坐下来。
穆玄英掏出几个铜板,兴奋地数给莫雨看:“我攒了好多天,你看,莫雨哥哥,你想吃糖葫芦还是桂花糕?”
莫雨笑着拍他的头:“傻毛毛,一样买一个我们换着吃不就好了?”
穆玄英也笑,他想,要是每天都有钱就好了。
但他还会想,就算没有钱,每天这样也很好。
——有莫雨在就很好了。

以前穆玄英觉得莫雨讨厌自己。
莫雨总是把他的布娃娃扔到树上,抢自己的包子,把虫子放在他身上吓唬他,每天都要欺负自己还要说他傻。
可即使这样穆玄英还是总跟着莫雨,有时候委屈的眼睛都红了也拽着莫雨的衣服不撒手。

直到后来莫雨为穆玄英打了一架。
其实只是几个混混推搡了穆玄英几下,想从他那要点钱。穆玄英本来可以选择逃跑,可是莫雨冲上去就和他们打在了一起。
最后几个混混狼狈的跑走,而莫雨依旧腰背挺直的站在穆玄英前面——虽然他的胳膊上也布满了淤青和划痕。
回去的路上穆玄英一直跟在莫雨后面,几次想问他为什么要这么拼命的打一架,可是话到了嘴边,还是没能说出口。
最后穆玄英只是小声地说了一句:”其实用不着打架的,我可以跑呀。“
”毛毛,“莫雨忽然转过身,夕阳的光芒从他背后笼罩而来,他平时淡漠的面容隐在一片阴影之中。
穆玄英怔怔地看着莫雨。
”我把你当弟弟,平时怎么欺负你那也是应当,但绝不会害你,“莫雨说着,冷笑一声”可是那些人算什么东西?他们凭什么动你?“
”我要你知道,欺负你是我理所应当,保护你也是我理所应当。“
逆光而立的莫雨仿佛逆命之人,穆玄英只看得见他阴影中模糊的眉眼,带着一点张狂和桀骜。
那一瞬间穆玄英被铺天盖地而来的安心感包裹起来,他觉得有莫雨在,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那是即使在他成为浩气盟中优秀的后辈,成为世人口中的穆少侠后,也再也没有过的安心感。



3.
穆玄英终于感到了冷。
他关上窗户,点燃了桌上的蜡烛。
橙黄色的光芒覆盖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也无可避免的照亮躺在床上的人的脸。
他就像安静的睡着,呼吸平稳清浅。他锋利的面容还像从前一样,仿佛下一秒他就会醒过来,挑着眉头叫穆玄英毛毛。
穆玄英坐到床边,看着莫雨紧闭的眼,之前堵在胸口的那些情绪又一次汹涌起来,他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一句话也说不出。
——你怎么能不醒过来?


4.
对于穆玄英来说,莫雨活着,即使他们分立两个阵营,见面就是敌人,他也觉得心里踏实。
可如果莫雨死了,莫雨死了……他连想看他一眼都变成奢望的话,那世间就好像只剩他一人踽踽独行,无依无靠。

穆玄英从小到大都没后悔过什么,可当他看到号称活人不医的药王首徒带着血肉模糊的莫雨从战场上回来,他突然开始后悔——
如果当年紫源山上他没有选择跳下去,是不是他们的命运就不会像今日这般?是不是他也不必与莫雨各自殊途?是不是一切就可以从头来过?
可什么都回不了头,他只能听着裴元说:“穆少侠,我尽最大力量暂保他一命,可醒不醒过来就看他造化了,若三日未醒,便是某也无能为力。”


一直以来,“义”在穆玄英心中都是放在首位的,他要对得起他死去的父亲,他就必须拔剑为天下苍生而战。
——即使他从来都清楚自己对莫雨抱着怎样的感情,他也不敢言,亦不能言。
他身上背的担子太多,所以永远也做不到像莫雨那般恣意洒脱,所以就算久别重逢,莫雨也可以像小时候一样叫他毛毛,而他开口却要叫他莫大侠。
而今天他坐在莫雨的床边,伸手轻轻握住了莫雨的手,十指相扣。
“雨哥,”穆玄英开口,想要把平时不会说的,不能说的都说出口,“我在等你醒过来。”
“所以等你醒了你也要等。”
“等天下太平。”
“等我不是浩气盟的穆少侠,你也不是恶人谷的莫恶人。”
“等我有足够的勇气放下所有的包袱,用余下的半生来和你在一起。”
“莫雨哥哥,”他突然换回了小时候用的称呼,语气轻柔又坚定,“我喜欢你。”


5.
穆玄英又想起了那个黄昏,落日熔金,暮云合璧。
刚刚为了他打了一架的莫雨似有意似无意地问他:“我死了你可怎么办?”
那时候他低着头没说话,心里却又一个答案。
直到现在穆玄英心里还是这个答案,
——你死了,我就随你而去,和你埋在一处。
生不能同衾,死亦要同穴。
我和你殊途同归。


【END】



评论
热度(19)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