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岁月如约而至。
随便写写。
头像感谢@鹤相欢 太太

【莫毛】侠

*莫雨x穆玄英
*短。BE。
*安史之乱梗

1.
什么是侠。
很久之前莫雨认真想过这个问题。

可如今站在他对面的人,眉眼依稀是旧时模样,却开口叫他“莫大侠”。
莫雨突然很想笑出声来。
什么是侠。
——虚假的名号罢了。

2.
四月杏花开。
稻香村一连三天都下着缠绵的雨。
莫雨和穆玄英坐在廊下,长廊的瓦片被雨滴敲打着发出清脆的声响,远处的树影模模糊糊,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杏花香。
“莫雨哥哥。”身边坐着的孩子突然叫他。
“嗯?”他侧过脸,看到穆玄英一手拄着头,吊起来的马尾在脑袋后面晃来晃去。
“莫雨哥哥以后想做什么样的人?”
想做什么样的人?这个问题莫雨从来没想过。怎么过都是一辈子,为什么非要做一个特定模样的人?
没有想到答案的他反问道:“毛毛想做什么样的人?”
“我要做一个侠客!”比他矮一头的穆玄英突然站了起来,黑色的瞳仁亮亮的,唇角不自主的上扬着。
“什么是侠?”他几乎是不经思考的脱口而出,可话一出口他就有些后悔,这样问似乎显得他很无知。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要做这样的侠!”少年的脸上稚气未脱,却陡然生出了一种豪气干云。
莫雨没说话。
雨依旧淅淅沥沥的下着,落在积水潭里溅出一个个水花,杏花的香气愈发浓郁。
——为国为民,这便是侠?

3.
夏日的雷声滚滚而过,墨色的云像是要压下来一样翻涌着。
莫雨猛地从梦中惊醒。
他从床上坐起来,手里夏日轻薄的被子已经被撕扯开,背后依旧冷汗涔涔。
多久了?自己多久没做这个梦了?
是他熟悉的那段路,踩上去似乎还有草梗断裂的声响;是他熟悉的那个场景,被很多很多人追赶着;是他熟悉的那座悬崖,前后皆无退路;是他熟悉的那个少年,毅然决然地纵身跃下,他伸手去拽他,却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
曾经这样的场景夜夜入梦,无数次他从那最后伸手的一刻惊醒,都会感到刻骨铭心的绝望。
后来他到了恶人谷,吃着肖药儿开的安神助眠的药,他便再也没有梦到过这一幕。
而今天,这种久违的感觉终于再次汹涌而来,将他淹没。
莫雨披衣站起来。
窗外暴雨倾盆。
都是梦吧。他想。梦中有无尽的苦楚和一点淡淡的杏花香。

4.
一别经年。
再见时穆玄英穿着蓝色的衣袍,肩上戴着暗色的软甲。头发更长了些,不过还是梳着马尾。佩剑安静的别在腰侧,身姿挺拔,气宇轩昂,清秀面目如昨。
他站在那儿,仿佛真如儿时所说,一身凛然正气,狂风暴雨都扑不灭他身上的光芒。
莫雨突然觉得,穆玄英合该去浩气盟的,这样的穆玄英,若是说出“我恨不能以浩气之身战死”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世上没有哪个人比他更合适说这句话了。

他们终究各自殊途。
在他们分离的年月里,他们已经拥有了不同的处世态度,大相径庭且格格不入。
他是恶人谷十恶之一,他是浩气盟最看中的后辈。
可何谓善恶?
对于莫雨来说,待他好者表示善,拦他路者便是恶。无论是谁,妨碍他的他便要一一斩杀。
善恶自有一个标准在他心中,容不得世俗礼教置喙。
何谓侠义?
莫雨自认为国为民他做不来,他的心没有那么宽广辽阔,装不下苍生万物。他觉得握在手里的力量就是他的侠义,那样他才可以强到留住自己想留的,护住自己想护的。
——他的侠义,就是再也不会感到曾经那样的绝望。

所以他们错过了,在穆玄英转身跳崖,而莫雨的指尖无法触及他的衣袂的那一刻,
——他们就永永远远错过了。

5.
天宝十四年,深秋。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莫雨没想到自己还能和穆玄英站到同一条战线上。
他的刀划过那些穿着铠甲手持护盾的人的咽喉,黏稠的血液早就溅了他一身。
他或许比穆玄英知道的更早些,人命便是这么轻贱的东西,那些所谓的敌人的是,他自己的也是。
所以当箭矢贯穿他的胸膛时他并无多大反应。
战场上飞扬的沙土混含着浓烈的血腥气充盈着鼻腔与喉咙,莫雨却觉得闻到了杏花的味道。
他扯开嘴角笑了笑,无奈而又有些嘲讽,仿佛那些此刻汩汩流着血的伤口都是假的一般。
“毛毛,我这样,当不当得起你喊的那声‘莫大侠‘?”

莫雨最后的一点意识丝毫没有留给什么民族大义,他甚至连自己中了箭是不是倒下了都不知道,他只是在想,什么是侠?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恤寡矜孤,心怀苍生?
狗屁。
他想守的,不过是那年杏花微雨,比自己矮了一头的少年眼睛亮亮的,笑着对他说:“莫雨哥哥,我要做一个侠客!”
他的侠义就为那一幕而存在。
即使他再也来不及说,
——在这短暂的浮生里,我只是你一个人的侠。

【END】

HE会有的= =+

评论(2)
热度(19)

© 四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